一家爱“臭显摆”的机器人公司 但他们的产品美炸了

来源:TechWeb.com.cn2018-09-13 09:21:48

TechWeb 9月13日 文/诚实可靠小郎君

谈起机器人,多数人可能最先想到的便是成立于1992年的波士顿动力,他们凭借着“新奇怪异”的机器人造型,以及给机器人身上自加的“虐待”戏份红遍了大江南北。虽然从商业角度来看,波士顿动力或许并非一家成功的企业,但在机器人领域,波士顿已经深深刻在了多数人的认知中。

但今天我们要聊的并非波士顿动力,而是一家比他们成立还要早67年的独立家族企业,他们就是已将业务延伸至全球200个行业的费斯托(Festo)。

揭秘神秘的Festo家族

在了解这家企业之前,我们先来看一款他们最新研发的产品,它就是在不久前举办的机器人大会上,亮相的费斯托飞行家族新成员——BionicFlyingFox仿生狐蝠。

1

(以下图片均来自Festo官网)

仿生狐蝠体长87厘米,翼展长度2.28米,翅膀由飞行薄膜组成。或许这么说让人觉得不太具象,那我们对比一下世界上最大的蝙蝠食果蝙蝠,这个蝙蝠生长在印度尼西亚,当它展开两翼后能够达到1.7米,犹如一头巨鹰。所以Festo的仿生狐蝠足以用“大家伙”三个字来形容,但其重量仅为580克(食果蝙蝠总量约为1kg)。

而这个大家伙的“祖先”并不是食果蝙蝠,而是来自于狐蝠,Festo的工作人员通过对狐蝠的研究,利用仿生学技术对其飞行模式进行了模拟。当然仿生狐蝠的诞生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模拟,Festo对这个大家伙的定义是“具有智能仿生学的超轻型飞行物体”。

2

在仿生狐蝠的机翼,被分离成主控制面和副控制面,即使机翼受到轻微损伤,也不会影响它的飞行。此外通过集成机载电子板与一个外置运动追踪系统的相互配合,“大家伙”能自行从主电脑接收必要的控制算法,并执行计划运动顺序所需的翅膀动作。

除仿生狐蝠外,Festo家族的陆地家族成员也有如BionicWheelBot蜘蛛一样出名的产品,这是个比狐蝠更具有创造性和生物灵感的作品。BionicWheelBot的原型是生活在撒哈拉沙漠的flic-flac蜘蛛(中文名称摩洛哥后翻蜘蛛)这种蜘蛛在受到威胁时能以独特的侧翻组合快速移动,而BionicWheelBot靠的是由15个小马达控制的八条腿来进行行走与滚动。

3

当然,Festo家族此类栩栩如生的产品还有很多,他们研究过袋鼠、蚂蚁、水母、蜻蜓、蝴蝶、海豚等多个生物,海陆空可谓全面覆盖。

4

这些机器人都是用来“臭显摆”的

是不是开始好奇,为什么在市面上没有看到过此类产品的身影?其实这些机器人家族存在的意义,并不是用来售卖,你也可以理解成,这都是用来彰显自家技术“臭显摆”用的。

Festo这家公司成立于1925年,由Albert Fezer 和Gottlieb Stoll两个人合伙成立,总部位于德国内卡河畔的埃斯林根。现今这个家族企业的股东,正是创始人Gottlieb Stoll的孙女Barbara Austel。

一开始Festo主要产品就是普通的切割机以及可移位的切割床,1955年开始生产气动元件。那时,Festo是欧洲最早看好气动技术发展的企业,正因如此也为其现今的市场地位奠定了牢固基础。

5

Festo在1927研发的便携式链锯

从Festo早期产品来看,与现今相比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而要说起仿生学与Festo的关系,时间还要追溯到90年代初期,那一年里Festo迷上了“仿生学”这个课题。在Festo这家公司的眼中,仿生学是推动他们创新的一个引擎,通过对这一课题的研究,能够为他们的产品赋予灵感与激情。

2006年,Festo建立了仿生学习网络,并通过这一网络,察觉研发中的最新趋势并在此过程中试验新技术和加工工艺,以此来提高寻找解决方案过程中的创造性,并通过原型样品制造推动产品先期开发。

以BionicWorkplace这款机械手臂为例,就是将仿生学通过AI与机器学习的加持,将工厂变为一个能够不断优化自身的学习和预测场景。整个工作场所都是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人们可以直接与这些仿生机器人产品进行交互,通过动作、触摸以及语言来进行操控。

这就是Festo,一个表面上喜欢“臭显摆”的企业,时至今日这种格调依旧被延续着。就像在机器人大会上一样,用仿生狐蝠点燃了全场的热情。而在那之后,才是低调秀Festo Motion Terminal 数字控制终端(VTEM)以及Festo整套节能服务解决方案的时间。

费斯托与波士顿动力的差别

要说Festo与波士顿动力,这两家最相似的地方,就是都有堪称惊为天人的机器人产品,但两者的商业化道路走的却截然不同。众所周知,波士顿动力是从军用起家,受过谷歌文化的熏陶,最终抱上了软银的大腿,但就目前来看,波士顿动力并没有找到商业化落地的最佳方式。

而现如今的Festo,已经为全球30多万个工业客户提供了解决方案,产品包括气动元件、电子元件、传感器与机器元件。并在1993年在上海浦东落地了国内第一家公司,随后分公司疯狂蔓延至了北京、沈阳、大连、济南等十余座城市。

6

从Festo的财报来看,在2017财年中,Festo销售增长率创纪录地达到12%,约为31亿欧元,大部分收入源于工厂自动化核心这一市场。且2018年Q1季度也延续了这种增长势头,亚洲和美洲的市场均有着不错的增长,其中亚洲市场增长速度最快,实现了同比21%的增长。

为了巩固自家创新和技术的领先地位,去年Festo在自己的全球生产和物流能力开发与数字化领域进行了大笔投资,在新产品、应用和服务上所投的研发费用大致在销售额的8%左右。而随着现今全球工业4.0进程的不断推进,此前的这些积累,都将成为Festo在赛道中得以领先的“筹码”。

未来我们将看到的是,电气自动化、过程自动化、关键气动产品以及系统等诸多全新产品,但在商业化之外,最令我们期待的,依旧是那些“臭显摆”的仿生机器人家族。

责任编辑:金莎

标签: 机器人 机器人公司 Festo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