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擎天柱”,下个十年的进化方向

来源:格隆汇2022-10-03 10:23:39

今年的特斯拉 AI Day,开场就是王炸,创新版本的 Tesla Bot 亮相,内部代号「Optimus 擎天柱」。

相比去年由演员穿着机器人皮肤假扮,在舞台上尬舞的那一款,今天这一台,堪称 Bot 界的“探索版”。

它的躯干上搭载了 FSD 计算平台,裸露的电路板和机械结构,看上去更像是一名终结者。

马斯克说,未来人形机器人的成本会大幅下降,大概 2 万美金一个,约 14.3 万元人民币。

但其走动时笨拙的样子,还是惹得无数人质疑。

不由回想起,刚好是10年前,2012年6月22日,特斯拉在加州Fremont工厂举办了一场小型支付活动,内容是第一台Model S。

活动有多小?只有一个参与者,即这辆电动车的买家——彼时,知道特斯拉的人估计没几个。

10年过去,特斯拉经历了质疑、嘲讽,股价暴涨、暴跌,然后再暴涨。

几乎没有人相信,一家创业公司,真的可以终结持续百年的燃油车时代。不过,仍有极少数相信的人,收获了无法想象的回报,比如Bailie Gifford、ARK。

投资就是这样,热闹中进场的,往往赚不了大钱。真正赚大钱的,开场都没有掌声与鲜花。

正如许多人嘲笑特斯拉,只是把电脑装在四个轮子上就当做车子,特斯拉今天正式反击了这个笑话——“现在我们能把电脑放在两只腿上了。”

10年后,历史仿佛又进入到一个轮回。

01

偏执者

托尔斯泰有一句名言:“成功的人都是相似的,不成功的人,各有各的失败。”

那些被时代造就出来的人物,自身所具备的独特的个人能力和人格魅力,多多少少有些共性,不过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富有远见并懂得坚持。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也有这样一句话:“太多人在乎功利,不愿静下心来做一件无涉利益却真正有意义的事。而精神病人能,这不能不说是讽刺。”

这句话放在本文的语境中,应该这么说:每个时代,总有那么几个不安分的人,做出不安分的事。

一个多世纪前,名为亨利·福特的年轻人,离开爱迪生照明公司,把全部前途压在无人问津的汽车领域,在时人看来,他是个疯子。

但凭借一辆车,一种主义,他终究造就了一个时代。

当某个时期,冒出敢想敢做、敢all in的偏执狂,无论是过去的福特还是现在的马斯克,他们正如《奇点临近》里所说:

理智的人总在适应这个世界,不理智的人试图让世界适应自己,然而世界的进步总取决于那些不理智的人。

而这个时代所给予的,不过是大街上遍地都是的机会。就看谁能发现,有没有勇气去捡起。

《时代周刊》曾给马斯克做出高度评价:“乔布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马斯克改变了一切。”

近三十年,微软的操作系统、苹果的智能手机、亚马逊的电商、特斯拉的电动车,这四个产业,背后是以美国为主导的科技产业革命。

凯文·凯利曾在《失控》中这样写道:

‍‍人们都说,没有什么能逃脱冷酷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宇宙的最后归宿是一片热死寂。但这不是故事的全部,宇宙在沉寂的同时,也在热闹起来,从旧物中带来新生、增加复杂性的新层次。宇宙充满了无尽的创造力。

熵和进化,‍‍两者就像两支时间之矢,一头在拖拽着我们退入无穷的黑暗,一头在拉扯着我们走向永恒的光明。

对于科技的发展,所有人也一直都处于既期盼又恐惧的矛盾情结中:一边享受着技术带来的便利,同时也担忧新技术将带来毁灭获重生。

从马斯克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看到了太阳能项目的启动,看到了超级高铁计划设想的出炉,更看到了SpaceX龙飞船成功发射。作为PayPal、特斯拉、Space X、Solar City四家公司的CEO,马斯克可以说是一位疯狂的造梦者,在星辰大海的征途上,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与行动力。

用网络上一段用来答复的话:

02年马斯克创立SpaceX,当时有人说他是投机骗钱纸面功夫肯定见不到真火箭;

06年~08年猎鹰1号连炸三次,当时有人说私人航天毫不靠谱肯定成不了;

10年的时候推出猎鹰9号,当时有人说这九台并联N1再世不放炮仗你敢信;

12~14年的时候试验蚱蜢火箭,当时有人说不用降落伞狂风支筷子就是异想天开;

15年的时候回收失败两次爆炸一次,当时有人说回收无望路线错误得不偿失;

16年的时候海上回收继续失败两次,当时有人说就算陆上能成海上不行损失运力还是没意义;

16年中猎鹰9号海上回收受损,当时有人说这回收受损拆解大修成本不堪设想;

16年9月地面测试火箭爆炸,当时有人说新兴公司管理混乱扩张无序果然不行;

……

马斯克距离创造下一个奇迹,解放重复性的劳动力,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这是一个天才,被称为“神经病”或者“疯子”。

02

Something Big

今年,我们见证了很多历史。

经济、政治、军事、疫情,数个危机时刻相互传导,全球股市过去一年蒸发了数十万亿美元,恶劣的通胀影响着每一个人。

北溪管道爆炸,造成史上最大温室气体排放,俄欧关系达到崩溃边缘。德国人仿佛回到数百年前,屯柴火准备过冬。每天早上,无数人在“WorldWarIII”的担忧与焦虑中醒来。

过去几十年,驱使世界经济高速发展的四个基础:二战与冷战期间积累的科学技术、和平环境、自由贸易、人口红利,都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人们普遍怀疑:世界真的会变得更好吗?

在信息技术革命下半场,AI与机器人技术,或许将成为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大变量——它将创造调节生产力矛盾的全新方式,带领人类到下一个时代。

机器人是一个天生全球化的产业,面向全球96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与79亿人口。

半个月前,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文章《要拯救世界:机器人需要更快到来》:在全球经济面临劳动力短缺的背景下,大多数国家都需要更多机器人来维系增长活力。

已经有迹象表现,如今各大经济体对熟练工人的需求已超过供应。如果不加以控制,到2030年,预计将产生8520万人的人才缺口,导致8.452万亿美元的未实现年收入,相当于日本+德国GDP之和。

其中,仅美国就可能因缺少劳动力,而损失1.748万亿美元财政收入,占经济总量的6%。

根据马斯克的描述,全球劳动力市场高达40万亿美元,是电动车市场的10倍,而特斯拉拥有电池+电机、FSD芯片、Dojo超级计算机以及成熟的团队,领先行业在5年以上。

基于这些,甚至有观点认为,人形机器人将把特斯拉的市值推到5万亿美元以上。

只能说,世界给了马斯克绝佳的入局机会,而他不想浪费。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10年机器人赛道的大舞台将为大家展现真正的万亿级市场。

但是,几百亿美金的现在和十万亿人民币级别的未来中间的鸿沟,将由哪几个重磅拐点组成?又如何抓住拐点级的投资机会?这正是每个从业者和投资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大幕已然轻启,但主角将花落谁家?

(有关人形机器人产业链的投资机会,详情可阅读《特斯拉“擎天柱”投资机会详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机器人?》,本文不再赘述)

至于悲观主义者的担忧:随着疫情逐渐消退和裁员,机器人窃取就业岗位和降薪的阴云将再次出现。

这一点,可能是杞人忧天。

就好像曾经汽车的出现,让车夫们失业,马车失去了作用,但他们就没活路了吗?

与以往所有的创新一样,人形机器人必然会令一些职业消亡,也必定会催生出一些新职业。

比如,燃气发动机让马车司机显得多余,却催生了出租车司机这一职业。在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中,大约三分之一是25年前完全不存在或几乎不存在的领域。

经合组织也称,目前的就业岗位中,有三分之一“将在未来15年到20年内发生根本性变化”。

正如“失业的未来”所意味的,技术会扰乱现状,而非彻底的毁灭。

如今,经济衰退迫在眉睫,吸引更多女性、移民、老年人乃至机器人加入劳动力大军,才是明智之举。

否则,无论自动化与否,摆在世人面前的,将是一个无增长的未来。

03

尾声

当一个时代急需进步和改变的时刻,总会出现几个狂人去努力实现改变和突破。

或许,这是一个时代产业革命中,必然催生出的人物。不是马斯克,也会是牛斯克、羊斯克等其他人。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所有参与其中的科技人,乃至我们购买特斯拉股票的每一分钱,都极有可能是这个宏大故事的一部分。

正如马斯克自己所说:这场大会的目标,就是希望吸引更多充满才华的人,加入特斯拉,一起创造新事物,改变世界。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特斯拉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