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喘了一口气

来源:盒饭财经2022-04-11 17:32:41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来源

赵晋杰 | 作者

不提供二次转载

疫情影响之下,线上买菜需求的短时间骤增,推动中概生鲜电商股迎来一波大涨行情。4月份以来,每日优鲜股价累计上涨超七成,叮咚买菜股价累计上涨超九成。

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张照片中,对楼某户居民的阳台上摆放了一台冰箱,冰箱门尽数敞开,里面空空如也。买菜焦虑如影随形,没有什么比空空如也的冰箱更让人沮丧与慌张。

1

过去买多少吃多少,现在是能囤则囤,焦虑之深甚至有可能长远影响人们的买菜习惯。字母榜在上海小区群中发现,不少居民计划疫情过后换大一些的冰箱,或者添置一个冰柜。

这种焦虑情有可原。居家购物者使线上买菜的需求短期内暴涨,然而快递停止,传统外卖平台有运力却供应不足,聚光灯再次打到了生鲜前置仓玩家的身上。

叫醒居民的不再是上班闹钟,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抢菜闹钟”:6点叮咚买菜、7点盒马、8点每日优鲜……哪怕是配送时间长、溢价高,人们也得提前起床添加商品到购物车,再毫不松懈地准点抢菜,一不小心就空手而归。

面对激增的买菜需求,生鲜电商纷纷针对上海推出防疫保供套餐,组合套餐内包含各类蔬菜、肉、蛋与水果,统一售价,预约一天或几天后的时间送达。

相似的场景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首次爆发的时候,就曾上演过。

“无接触配送”的生鲜电商,在2020年也由此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订单与用户激增。2020年除夕当晚,叮咚买菜的订单量相比前一个月增长超过三倍,同样增长的还有每日优鲜。第二年,在疫情中冲出的两匹黑马一路奔向美股完成上市。

但上市高光之后迎来的却是跌跌不休的股价。每日优鲜抢下了“生鲜电商第一股”,却在上市首日破发。叮咚买菜股价暴涨超九成的前提也建立在此前暴跌的基础上:截至4月8日收盘,叮咚买菜股价5.24美元,较10个月前23.5美元的上市发行价,大幅下滑超七成。

疫情带来的需求猛涨,对于深陷亏损境地的生鲜电商,究竟意味着新的转机,还是又一次“回光返照”?

01

上海,作为本轮疫情的焦点城市,正掀起一场生鲜电商的激战。

4月7日流传于社交媒体的一张微信群截图中,疑似“创投女王”徐新也在打听团购群:“请问哪位邻居能把我拉到‘团子面包群’?我们家人多,需要面包和牛奶,谢谢哦!”

徐新身价过百亿,连续两年被福布斯评为中国最佳女性创投人,投资企业名单中就包括了永辉超市、叮咚买菜、每日优鲜和美团等生鲜赛道玩家。这成为上海居民抢菜规模与激烈程度的一个极具冲击力的例子。

就连叮咚买菜CEO梁昌霖都忍不住在4月8日上午发起朋友圈,教大家如何抢购更容易成功,颇为详细地列举了平台每天运力释放的几个时间点,以及下单的注意事项等。

2

激增的订单给生鲜电商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强劲流量,以上海为例,其常住人口2400万,一线大城市的定位令上海一直以来都是各大生鲜电商平台的必争之地,其人口密度、互联网渗透率、消费能力、物流干道的完善程度,都与生鲜电商平台所需要的基建条件一一吻合。

对于生鲜电商行业的几大痛点:运营成本、客单量、客单价,上海是最有可能给出解决方案的地方。

这波疫情推动下股价大涨的两个前置仓生鲜电商玩家,不管是叮咚买菜还是每日优鲜,都对上海颇为重视。

2019年每日优鲜在北京站稳脚跟后,即挥师南下大举进军上海。据界面新闻,每日优鲜CFO王珺表示,是年将投入10亿元,用于上海地区前置仓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彼时,每日优鲜甚至提出了华东第一的野心。

而在上海土生土长的叮咚买菜,在脚步慢下来之后,也从上海着手探索盈利的可能性。

今年2月,叮咚买菜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业绩报告,宣布上海地区已于12月份实现盈利,梁昌霖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上海是叮咚买菜进入的第一个城市,我们在这个城市找到了盈利的道路。”从第四季度财报来看,上海的平均客单价66元,远高于全国的60元,而综合履约费用率则低了其他城市超过10%。

02

这波疫情之前的整个2021年,生鲜电商行业难言顺利。同城生活破产,饿了么“有菜”停止运营,头部玩家盈利难解,纷纷传出“裁员”消息,甚至传出拖欠供应商欠款的消息。

据时代财经,今年每日优鲜出现了资金周转问题,拖欠多名供应商款项,欠款最多的接近千万元。

另一边的叮咚买菜日子也不好过。去年12月底,有人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叮咚买菜开启“大裁员”,采购部门、算法部门、运营部门的裁员比例分别为50%、30%、30%。

但叮咚买菜回应《华夏时报》时称,个别岗位变动属于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部分岗位的招聘需求也在正常释放,目前业务都在正常运转。

前置仓模式的另一个大玩家盒马,3月份也一口气关闭了全国范围内的5家门店,曾称“不设上限”的盒马,也准备好了过“苦日子”。

盒马CEO侯毅还曾在今年1月和3月接连两次呛声叮咚买菜,一次说“好惨烈,上百亿资金困在里面”“靠价格补贴赢得竞争优势的时代结束了”,还配了一张叮咚买菜股价持续下跌的图片。另一次称其“估计马上就要爆仓”,还问一句“冬天来了,谁在裸泳?”

3

即便在生鲜电商井喷的2020年,行业玩家们的发展也不容乐观:叮咚买菜年度净亏损高达31.77亿元,2019年是18.73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每日优鲜同样净亏损16.49元。2021年,两家的亏损态势仍未转变。

根据方正证券在2020年8月的统计,是时全国有4000家生鲜电商入局者,95%亏损,4%持平,只有1%盈利。

而这1%的盈利玩家中,并不包括前置仓生鲜电商玩家龙头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

03

激增的订单尽管给生鲜电商平台带去了巨大的流量,却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一方面对供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上海为例,据叮咚买菜3月14日数据,其蔬菜供应从每天600多吨提升到1000多吨,肉蛋奶供应从每天400吨提升到700吨,米面粮油从120吨提升到300吨。

3月28日,在上海的防疫升级之后,每日优鲜也加大了供应量,蔬菜供应量增至平时的5倍,水果、肉蛋和米面粮油增至4倍,而土豆、苹果、鸡蛋、挂面等民生商品的备货量则提升到平时的8~10倍。

另一方面对运力也提出了更大的挑战。本地的员工很有可能受到疫情隔离的影响,无法正常到岗,多个生鲜电商平台不得不从外地调用员工过来,甚至还重启了2020年疫情时曾采用的共享员工模式,确保正常的货品配送。

急剧而来的订单让各生鲜电商平台频频出现履约问题。

近日,有上海居民在小区团购群中抱怨称,自己早晨好不容易抢到了菜,下午就接到生鲜电商平台的电话,称无法配送需要退单。

叮咚邻里团在4月7日的一则团购链接中,附上了致歉声明:“4月5日至今,我们的履约情况不甚理想。”并称:“我们太想服务买不到菜的邻居们,快速盲目的扩张自提点和提高可售单量,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导致了一系列履约问题。”从4月7日起,叮咚邻里团会暂停开团,5日到7日的订单将退款:“待我们具备更稳定的履约能力,再开始下一步。”

可问题是,当疫情平稳,人们回归正常生活后,冰柜囤货的行为势必迎来降温,叮咚们供不应求的订单还能留下多少?再加上线下渠道的陆续畅通,生鲜电商的客单量将遭遇一次新的考验,而相对高昂的客单价,也将再次面临线下菜市场的竞争。

在疫情中短暂复活的生鲜电商,面对如何扭亏为盈的拷问,现在还不到松一口气的时候。

参考资料:

1、《每日优鲜拖欠货款,供应商断供》,零售商业财经

2、《2022,生鲜零售“过大坎”》,螳螂观察

3、《叮咚买菜否认大裁员,烧钱换量的竞争优势等待证明》,潇湘晨报

4、《盒马连关5店,生鲜电商溃败,上市巨头被供应商追债千万》,时代财经

5、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后“疫”时代生鲜电商运行大数据及发展前景研究报告》

6、《疫情过后,生鲜电商还能圈住用户吗?》,钛媒体

7、《叮咚买菜上海实现盈利 梁昌霖:前置仓不是生鲜电商终极模式》,新京报

8、《生鲜电商,不赚钱的“好生意”?》,中国新闻周刊

9、《探访每日优鲜前置仓2.0:10万坪效,目标华东第一》,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生鲜电商 每日优鲜 叮咚买菜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