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被关停整顿的医院 正成为黑天鹅捕手的“猎物”

来源: 锦缎2022-01-21 09:33:00

来源: 锦缎/牧之

不提供二次转载

2022年第一个黑天鹅的主人公,民营医院第一股国际医学被ST的故事,说起来其实十分简短:

因众所周知的“孕妇流产”事件,被西安卫健委勒令停业整顿三个月,整改完成后才能重新开业。

根据深交所上市规则,公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而且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交易所有权对其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直接ST。因此国际医学很快戴上了ST的帽子。

一家上市公司ST之后的命运惊人一致,就是下跌:

对于大多数机构投资者来说,基金合同中对ST规定是只能卖出不能买入,因此一家公司一旦ST之后,众多机构投资者往往疯狂踩踏,因为出货稍晚一点的话,很有可能会被闷杀在里面,没有及时核按钮的基金经理就要被风控委员会提堂会审。

市场永远充满着预期博弈(或者,是信息不对称),察觉到国际医学有些不对劲的资金已经提前跑路:这份st公告发在1月14日,但从1月5号开始,国际医学已经从11元开始迅速下跌,在13号更是10cm跌停板伺候。

不过,从年初跌掉近40%的国际医学开始迅速自救:

在天风证券组织下,由国际医学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丁震和财务总监王亚星18日以电话会议的形式接待了140余家机构调研,言语间一方面对患者和社会真诚道歉,另一方面也多多少少透露出了淡化这次停业影响对业绩冲击的意思。

而且,细心的媒体还发现,诸多明星公募的网红基金经理也现身此次调研:中欧基金的葛兰,易方达基金的张坤、张清华,广发基金吴兴武等明星基金经理都赫然在列。

成功汇聚超高关注度之后,在1月20日这一天,国际医学放出了天量,一天之内成交15亿,而且尾盘成功封住5cm涨停,近10%的总股本一天之内完成了换手,至少,这次ST导致的市值大出血算是初步止住了。

平心而论,国际医学这次危机公关反应不可谓不迅速,手段也堪称得当:在单边下跌行情中,流量和关注度要比逻辑和估值更重要,没有什么比国际医学这种“堕落天使”的极致演绎行情更吸引游资和逆向投资人了。

01、国际医学的市值算盘

用一念天堂来形容这家公司并不为过:就在7个月前,国际医学市值险些突破500亿,股东名录中更是机构云集,在2021年中报中,国际医学的基金持股超过了3亿股,高峰时持股市值接近70亿。

能吸引这么多基金下注,国际医学的长期逻辑硬到无以复加。国际医学旗下拥有的全都是超级明星资产:作为最大民营单体医院的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作为5家三甲医院之一的的西安国际医学高新医院,以及由商洛市人民医院改制的商洛医院。

不难理解,在西安这样的大城市中,三甲医院的供需关系确保了医疗服务赛道的长期景气。

随着三级医疗就诊量长期持续攀升。床位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三级医院的床位使用率超过100%。在2002年即投入使用的国际医学高新医院(一期)中,800张床位常年超负荷运转,每年贡献8亿左右营收和1亿以上的净利润,单床位每年收入贡献接近100万。

不仅如此,西安同类三甲医院的单床位收入可以每年贡献200万收入,与之对比,同样作为三家的高新医院单床位收入至少还有翻倍空间。

拥有100%的产能利用率和极强盈利能力的核心资产,国际医学很快启动了从1到N的扩建增长计划:

高新医院在2020年底床位数将达到1500张;国际中心医院床位数将超过5000张;商洛医院总床位数也将超过2300张,除此之外,国际医学目标还将投建3600张床位的康复医院,以及进一步扩张辅助生殖业务。

最终,完全体的国际医学将贡献12000张的总床位,而在研究员的预估中,满产的12000张床位将轻松贡献100亿以上营收,是2020年营收的6倍以上。

不仅如此,国际医学在这个过程中还拿到了美国顶级医疗服务机构Mayo Clinic的认证,成为妙佑医疗联盟成员医院。(Mayo Clinic Care Network Member)。随着逐渐切入疑难杂症,生殖辅助和康复医疗等赛道,国际医学的未来增长充满了确定性。 

在对增长确定性定价上,A股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在A股上市的医疗服务机构中,作为专科服务医院的爱尔眼科总市值是2020年营收的近20倍,通策医疗也接近25倍,依此为锚,国际医学的估值显然打开了想象力的天花板,2020年仅为16亿营收的国际医疗,市值一度站上500亿也就不难理解。

02、困境反转的新逻辑

当然,后面的从超车到翻车的故事我们也都知道了,透支一切的估值之下,机构中报中的70亿市值不到3个月卖的无影无踪,留下热情洋溢的乡亲们继续想象千亿市值;而随着西安疫情的逐渐发酵和ST黑天鹅的腾空飞起,国际医学的估值体系已经不是矛盾核心;情绪上的大开大合才是参与这场落难天使盛宴的个中妙义。

在专职ST赛道困境反转投资人眼中,一切美好的故事都是讲给其他人听的:这个价位的国际医学,正面/负面的逻辑才刚刚展开。

从正面看,国际医学未来的12000张床位才是这份资产的基础锚,长期看,三甲医院的流量和转化仍然不会有任何问题,3个月的停工影响也的确影响不大,如果后面没有其他的冲击(比如进一步的整改),国际医学的估值体系底层逻辑仍在。

从负面看,国际医学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仍然是,规划中的绝大多数项目都还没有落地,在运营过程中,大多数项目仍然需要消耗大量信贷资源来支撑,而随着此次黑天鹅的停工,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的问题也会进一步突出。

更重要的是,大多数投资人现在仍然对国际医学的“远大前程”抱有热切的希望:

要知道,A股的ST称号绝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带上想要随便摘掉没有那么容易。无论是定增融资,还是进一步招募投资人,ST给国际医学带来的影响至少会进入到今年下半年,对于平均成本高高在上的国际医学股民来说,长达一年的煎熬和各种利空轮番轰炸会是残忍的心灵修炼,想要市值一片坦途,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无论是看好ST困境反转的投资人,还是遭遇了黑天鹅的国际医学股民来说,这个经典案例价值将在接下来一年中展现的淋漓尽致,ST赛道的投资人和机构白马投资人的逻辑将天差地别:只有“萧瑟秋风今又是”的下半年,大家才会理解此刻的国际医学换了人间的真正含义。

责任编辑:张浩

标签: 国际医学 民营医院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