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2000亿 旷视稳了?

来源:巨潮商业评论2022-01-13 16:51:21

来源:巨潮商业评论/谢泽锋

不提供二次转载

上市三天,股价翻倍,市值一度突破3000亿港元。在一片质疑声中,头顶“AI第一股”的光环,商汤科技上市后的股价表现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商汤上市后的火热,很自然地让投资者们对“AI四小龙”中其他三家(旷视、云从和依图)的资本征途充满期待。尤其是折戟港股后转战科创板的旷视科技,有希望成为四小龙中第二家上市的AI公司。

不过,巨额的研发支出,持续的业绩亏损,AI商业化前景不明等问题,一直是笼罩在AI企业头上挥之不去的乌云。

具体到旷视科技,其与大股东蚂蚁集团合作的合规性(涉及到人脸识别数据),一直颇受监管关注。此外,旷视2018年营业收入与两年前相比大幅下调了5.73亿元,这两个问题被证监会反复追问,成为其上市最后关头的“拦路虎”。

遭遇注册阶段罕见的二轮问询,面对更加严格的数据监管环境,在素来注重盈利的A股市场,旷视科技的上市之路就如同整个AI产业的商业化前景一样,注定不会一路坦途。

1、罕见的二轮问询

查阅证监会多轮问询的问题来看,营收和数据安全问题是旷视科技最大的两个“疑点”。

旷视科技已于2021年9月9日过会,拿到了梦寐以求的“门票”,但过会并不意味着可以最终上市。在上市之旅只差临门一脚时,旷视遭遇了注册阶段罕见的二轮问询。

2021年9月30日,旷视科技提交了科创板注册申请,随后在10月28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意见落实函,该文件要求旷视进一步说明关于同行业、研发、小贷类客户、员工持股及高管等共计八大问题。

但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后,旷视长达100页的回复,依旧没有打消证监会的疑虑。12月29日,证监会便再次就营收、公允价值及数据问题发问。截至2022年1月8日,旷视科技还未回复。

1

一般而言,通过上交所审核进入注册阶段的拟科创板企业,意味着已经通过了监管层多轮考验。走到注册这一步,妨碍其上市的绝大部分质疑和“瑕疵”基本完成了整改和解释。

往往证监会在对拟注册的企业再进行一轮问询后便可获得上市,注册阶段遭受二轮追问的企业,历史上屈指可数。旷视则不幸位列其中。

查阅证监会多轮问询的问题来看营收和数据安全问题是旷视科技最大的两个“疑点”。

首先,与两年前旷视向港交所递交的上市申请相比,此次A股上市的招股书中对业绩进行了“大洗澡”。

其中,2018年的营业收入由两年前的14.27亿元大幅锐减至8.54亿元,足足相差了5.73亿元之多。这也导致毛利缩水3.98亿,应收账款则减少4.51亿,而存货增加了近9000万。

根据招股书,旷视科技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8.54亿元、12.60亿元和13.91亿元。而如果按照2018年14.27亿元的营收计算,其近三年的收入则呈现下滑态势,这与高科技公司的高成长属性严重不符,也会影响到未来的发展预期和投资者信心。

旷视科技解释称财务数据大幅调整是因为“新收入准则实施时间不同”、“项目制合同业务两地实务处理上的差异”及“收入确认具体适用政策的调整”所导致。

但这并未打消证监会的质疑,在第二轮问询中,证监会便要求旷视从重大合同、会计准则合规性及对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影响等方面,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其次,与大股东阿里、蚂蚁集团的关系,以及数据使用的合规性,也是证监会追问的焦点

公开数据显示,阿里系为旷视第一大机构股东,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API(HONGKONG) 持有旷视科技15.08%股权,淘宝中国持有旷视科技14.33%股份;二者合计持股接近30%。

此前,阿里系企业一直是旷视重要的客户,还曾因为李开复的“口误”风波,引发蚂蚁集团和旷视紧急“辟谣”,蚂蚁集团声称其“从未提供任何人脸数据给旷视科技,目前双方已无相关业务合作”。

尽管在2020年前三季度,阿里系企业已退出旷视科技前五大客户之列,但在最新的问询中,证监会要旷视说明与蚂蚁集团的具体合作内容,包括数据的使用方式和合规性。

问询能够追溯旷视既往业务的合规性,由此足见证监会对数据安全合规、用户隐私问题的高度重视。

敏感数据使用的合规性问题,一直是监管层对互联网及高科技企业监管的重中之重,也极有可能成为旷视上市最后关头的“拦门虎”。如果旷视的二次问询回复无法做出合理解释、满足监管要求,旷视的上市之路有可能会就此终结。

2、转型的负面效应

越往后走,一轮比一轮高的估值要求AI企业必须找到应用场景,将AI技术落地。

旷视科技此番登陆科创板,拟募资超60亿元,但2018-2020年三年间,旷视累计亏损高达147.31亿元,是科创板拟上市企业中募资金额最高,但亏损最严重的企业。

巨额的亏损主要源于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但即使扣除掉这些非经营性损益,旷视仍然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旷视科技扣非后净亏损分别为5.65亿元、12.49亿元和15.47亿元,仍然居高不下。

2

2021年上半年,旷视依旧深陷亏损泥潭中,且幅度继续加大,扣非后净亏损达到9.29亿元。

伴随着亏损幅度不断加大,旷视毛利率也不断下滑。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旷视的毛利率分别为62.23%、42.55%和33.11%,这一指标持续走低。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虽有所回升,但也仅为34.44%。

究其原因,这与旷视科技近年来“由软变硬”的转型不无关系。

成立之初,AI四小龙都通过提供“刷脸”技术起步,收入结构以软件为主。但越往后走,一轮比一轮高的估值要求AI企业必须找到应用场景,将AI技术落地。

但在AI技术落地过程中,以旷视为代表的AI公司面临着诸多难题,造成其盈利能力下滑和亏损。

首先,以技术起家的AI公司并不深入了解各个具体行业的know-how。因此其进入每一个应用场景时,都需要大量前期投入和探索,这意味着不低的研发支出、人员成本和交付成本,简而言之就是烧钱。

因此,处在业务开拓期的AI企业很难实现盈利。2020年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安晖就曾公布过一个数据,全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中国AI产业链中90%以上的企业也处在亏损阶段。

此外,随着AI技术与各应用场景结合,AI企业开始提供软硬件集成的解决方案,企业模式也从软件公司变为了软硬件一体化的公司。

商业模式的不同决定了硬件公司的毛利率一般都远低于软件公司,因此随着旷视“由软变硬”,其毛利率也会随着转型呈下滑态势。

3

但这也随之带来另一个外界的关键质疑:当AI公司“由软变硬”,毛利率大幅下滑,提供的服务与“由硬变软”的硬件公司别无二致时,是否还可以匹配得上AI公司的高估值?其估值水平是否应该向硬件公司靠拢?

公开数据显示,旷视、云从、依图这些AI创业公司在一级市场估值普遍在15-20倍市销率(PS)之间。而A股的AI上市公司如科大讯飞的市销率不足10倍,由硬件向软件转型的AI安防龙头海康威视的市销率还不足8倍。

也就是说,如果“由软变硬”的旷视,在估值水平上与硬件公司靠拢,则其一级市场估值将会大打折扣。

3、难敌行业对手

落地到具体应用场景时,身怀先进AI技术的AI企业,为何打不过传统的行业内玩家?

AI本质上是一种技术,其下游应用是高度碎片化的。正如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所说,纯粹的人工智能是没有商业模式的,一定要跟一个领域、一个产业相结合。

但在进入到一个新行业、新领域时,AI企业不可避免的要与行业内的玩家展开竞争。

尤其是某些热门场景,如安防已经十分拥挤。除AI四小龙都有布局外,旷视必须面对大华、海康等原行业玩家,还有BAT、华为等巨头企业的跨界竞争。

一般来说,市场普遍认为AI企业具备技术上的优势,AI技术可以解决行业的痛点,帮助降本增效,提高生产力,因此能够在竞争中占据优势。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以安防场景为例,旷视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业务2020年的毛利率仅有26.13%,远低于行业内玩家海康威视(46.53%)和大华股份(42.70%)。众所周知,后两家企业都是以硬件为主业,在公众印象中仍然是硬件公司。

官网资料显示,旷视2015年就已进入城市物联网领域,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按理说已经探索并积累了较长时间,但这样的毛利率水平与公众心目中“高科技高毛利“的AI公司的印象并不相符。

在另一个重要应用领域——“AI+物流“当中,旷视同样遇到了强劲的行业对手。

旷视在2017年开始率先接触“AI+物流”领域,自研了包括AMR机器人、SLAM导航智能无人叉车、人工智能堆垛机等多款智慧物流硬件,为客户提供仓库、工场及零售店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目前该业务已经占到了旷视总营收的15.7%。

4

但AI+物流领域也并非一片蓝海。行业内的玩家如极智嘉、快仓、海康机器人等都可以提供软硬件一体的物流仓储解决方案,AI算法也几乎成为了行业内的标配。

旷视要在短时间内深入了解行业know-how,自研多款硬件,从零开始赢得客户的信任,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上半年,旷视的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仅有5.76%和3.43%。不到十位数的毛利率甚至低于一般的硬件代工企业。

落地到具体应用场景时,身怀先进AI技术的AI企业,为何打不过行业内玩家?

细究原因,一方面,AI技术只是最终解决方案当中的要素之一,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发挥的作用轻重不等。旷视在AI技术上可能更胜传统对手一筹,但在品牌、渠道、硬件基础、客户服务等其他要素上可能并不占据优势。

另一方面,随着阿里、腾讯等巨头亲自下场做算法(蚂蚁的刷脸系统已结束与旷视合作改为自研),图像识别算法的门槛越来越低,也越来越不值钱。

Gartner研究总监孙鑫就曾表示,“几年前,厂商们还在依靠其专有的高级分析库进行竞争,现在所有的入门级技术都可以通过开源库获得。即便是没有AI经验的企业都可以驾驭这些算法。” 

在此背景下,AI技术能力已经不再是旷视独占的核心竞争优势。如上文所言,安防领域的海康大华、物流机器人领域的极智嘉、快仓等,都已经开始普遍采用AI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在IPO首轮审核阶段,旷视就被证监会要求说明其对技术领先性的表述是否客观。此后,公司主动删掉了“世界级”、“全球规模领先”、“世界范围获得广泛认可”等形容词。

4、写在最后

商汤上市后股价大涨,让不少投资者对AI企业的资本化之路充满了期待。

但烧钱能力夸张、商业化进展缓慢且前景不明等问题,始终影响着以旷视科技为代表的AI企业的基本面和投资者信心。

经历了早期的爆发后,AI产业已经进入了与场景结合、应用落地的新阶段。不能为客户带来真实价值的AI企业将被淘汰出局。

对于旷视来说,其未来的成长前景和价值最终都要回归到一个核心问题,其AI产品到底能否帮客户带来收入、降本增效?想要赚钱,必须为客户赚更多的钱。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再华丽的高科技概念都很难让客户买单、让投资者信服。

责任编辑:张浩

标签: 商汤 旷视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