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人傻钱多”的时代终结了

来源:投中网2021-12-23 09:44:00

上个月初创投圈里出了个还算重磅的新闻,内容大概是深圳天使母基金——迄今为止中国规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设立了首支天使直投基金,基金规模为3亿元人民币。

这里面最大的信息点无外乎是,LP抢GP的活儿,开始自己投项目了。

这也是本文最想围绕讨论的现象:为什么LP越来越所谓的“GP”?LP自己做直投或者跟投,终结了什么?又预示着什么? 

这届LP想做跟投 

深圳天使母基金对外宣布直投的那篇通稿里,用了很大一部分篇幅、并分类六点来详细对外分析了他们做直投有多么靠谱。

我们简单概括一下,主要信息有两点: 

1)他们旗下汇聚了圈里优秀的GP们,而这些GP又拥有好的项目池。相当于,GP已经天然帮忙筛过了一遍项目,加大了他们投中好项目的概率。

2)这支直投基金是一支跟投基金,只投资GP投过或者想投的项目。这一点通稿里的话术十分直接——为了有效地过滤风险。 

也就是说,虽然拎出来两点信息,但其实是一点——GP的项目池可以为直投基金所用,但似乎也并不太必要,因为后者主要跟投的还是GP的项目。

回到文首初始的问题上,深圳天使母基金做直投这件事释放了一个讯号,如其通稿中所说,这代表中国的LP们开始或已经“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了。用更直白的话来讲就是,这届LP不再只停留于单单出钱给GP上。 

他们在学着做投后——虽然还是以投钱跟投的方式。 

这显然掀开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发展史中极崭新的一页。首先,LP选择跟投,务必会了解更多的了解项目本身,凭借于此,LP们自然加深了对风险投资行业的了解,这是一种良性发展。 

第二,他们在用跟投GP被投企业的方式,为自己降低项目失败、回报减少的可能性。 

在曾经一次与某头部投资人的聊天中,这位投资人就表示过他的LP跟投了他的一家被投企业,当时这个项目因为并不被看好而拿不到其它投资,LP的这笔钱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企业活下去。现在这家企业在所处的领域里成为佼佼者。 

简单来说,这届LP正在以各种方法让自己越来越聪明,而亲自下场只是渠道之一,赚取更多的回报也只是目的之一。 

LP做直投不只是为了赚更多钱 

市场上有很多种类的LP在做直投,并且他们的宏观目标并不是为了追求更高的收益。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认知,做直投这件事是一件极其专业的事,它需要一系列的标配,比如一个真的能看得懂项目的团队,比如深耕行业的专业人士。这个门槛,已经可以过滤绝大多数LP。 

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下场做直投呢? 

投中研究院的一位同事则告诉我,不同的LP对直投/跟投有不同的诉求。比如,政府引导基金做直投,更大的诉求是想要扩大在投资中的话语权,或者为了招商引资等。 

对很多产业方来说,他们做直投的思路有别于GP做直投的思路。产业方做直投,更多是为了产业链上的布局,把潜在的竞争对手变为合作伙伴;在目前的创投市场里,越来越多的GP会希望更多的产业方作为跟投,这便于他们在日后的投资中获得更高的筹码。 

同时,目前市场上也已经出现了专门为产业方准备的融资轮次,产业方作为战略投资方的角色入局,前者拿到的价格也会比纯财务投资方低一些。 

“这是发展的必然。”我的研究院同事这样说,“产业方一定是想做直投的,做子基金只是需要更多的触手。” 

而对许多家办来说,要求直投已经是一条很明确的条款。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透露,他聊过的家办中,有直接要求GP分享某具体被投企业的跟投份额——“这极大的考验了GP是否愿意分享自己的资源”。 

事实的确如此,“no fee, no carry”或者“half fee, half carry”事件已经很频繁,LP跟投的要求会使得GP不仅失去一部分收入,也牺牲了自己对基金的部分控制;而这不是所有GP都愿意接受的,一些GP对优秀项目的把控非常严格。 

投中研究院还提到了券商和金融机构做直投的诉求。前者,更希望接触早期的项目,这有利于投行业务的补充,也是他们做母基金的动因。后者做直投则更多是资产配置的需求,专投与自己相关的项目标的,不太会跟市场化GP抢项目。 

“人傻钱多”的时代终结了 

对LP来说,跟投是一个性价比极高的选择,现在这个选择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万方家族办公室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关志敏表示,LP直投主要是为了追求透明度和参与权。 

他们出具的一份报告则显示,在76个亚太家办(合计财富约为1220亿美元)中,80% 的家族办公室投资于私募股权,占比相当高。在其私募股权投资组合内,直接投资占比(57%) 略高于基金式投资(43%)。对于直接投资,亚太家族办公室更倾向于采取主动管理(32%)。 

对于赛道的话,近85% 的亚太家族办公室目前投资于医疗行业,半数(53%) 家族办公室2022 年计划增加对医疗行业的投资。

至于为何寻求增加对医疗行业的投资,一位家族办公室高管这样解释:“疫情暴露出亚太医疗基础设施普遍不足。中产阶层和低收入群体没有合适的设施,这些群体占人口的90%,他们几乎没有渠道获得良好医疗服务。因此这个领域存在广阔机会,我们应当有所作为,扭转局面。这也是传承家族财富的绝佳方式。” 

科勒资本投资主管杨战分享了一个信息点:在人民币市场中,越来越多的LP以文本的形式要求GP提供给他们跟投机会;而当GP要满足各个LP的跟投需求时,这在某种程度上“倒逼”他们寻找更大的案子,从而获得足够多的跟投额度。 

在科勒资本最近发布的《全球私募股权晴雨表》中,有明确的数据支撑了LP对跟投的浓烈兴趣。 

比如89%的LP是为了参与投资的机会——追求更高的收益;45%的LP表示参与直投,更能了解GP是怎么投资的,这增加了他们对GP的了解;37%的LP表示参与直投是为了对某个细分领域增加权重。

此外,在人民币市场中,盲池的募资开始紧俏,更多的LP要求先通过项目跟投/直投和项目基金一起参与投资,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GP,进而再决定是否投资GP。

以上信息或许产生了一种直观阅读感:LP越来越GP化,GP市场越来越卷。 

但如果置身宏观视角,LP下场直投,一部分来讲,这是LP和GP之间的博弈,双方在对待控制权上将会进行更多的较量。同时,以深圳天使母基金做直投为例,LP在更多的分担GP的风险,跟投的方法也能更有效地支持项目标的。 

“在一个已投项目中,GP和LP真正地绑在了一条船上。”上述投资人朋友这样感叹。

责任编辑:张浩

标签: 私募股权投资 LP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