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服务器业务需要“断舍离”

来源:TechWeb.com.cn2021-11-15 14:26:55

TechWeb 文/卞海川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公开表示,华为X86服务器业务遇到困难,目前正积极与潜在投资者接触,近日,传闻华为x86服务器业务出售一事出现实质进展。

据企查查App最新消息,华为全资控股的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在2021年11月5日已变更为河南超聚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据第一财经报道,华为的x86服务器业务的买家将由产业基金、海外国家主权基金、互联网公司、银行等多方社会资本组成。知情人士称,此次工商变更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后续其他投资方将陆续完成工商变更。

增长企业业务承压服务器领域竞争加剧

华为出售x86服务器业务的根本原因是芯片断供。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限制对华为的芯片供给,华为基于x86架构的服务器难以生产,曾经排名全球前五的服务器业务出售或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20第三季度全球服务器市场中,戴尔科技以20.7%的营收份额排名第一,新华三以15.9%的营收份额排名第二,浪潮以9.4%的营收份额排名第三,联想以5.9%的份额排名第四,而华为以4.9%的份额排名第五。

2021年一季度,华为跌出前五名单,IBM位列第五。而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全球服务器市场中,IDC数据显示华为的市场份额仅有2.5%(去年同期为4.5%),收入同比下滑45.9%。

因缺芯问题,华为服务器在中标中也接连失利。6月10日,中国移动集中网络云资源池三期工程计算型服务器采购,项目总预算为21.54亿元,其中x86平台预算为14.23亿元,ARM平台预算为7.3亿元,华为未中标。6月16日,中国电信服务器(2021)集采(标包6-GPU型服务器I系列)项目,华为1.61亿元中标最后又不得不放弃。8月4日,中国移动2021年至2022年PC服务器集中(网络云标包)采购x86服务器14836台,中兴占得4.67亿元,新华三2.1亿元,华为又颗粒无收。

从市场格局来看,x86服务器玩家越来越多——戴尔、HPE、浪潮、联想、华为、超微、新华三、思科、富士通、中科曙光、中兴等等,业务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越来越薄,也越来越同质化。华为服务器业务的市场排名逐渐下跌

华为剥离服务器业务不得而为之。

更具正向确定性的业务也将充满不确定性

从近日发布的华为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华为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455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约32%。对此,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整体经营结果符合预期,To C业务受到较大影响,To B业务表现稳定。

华为主要有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三大业务。从半年业绩对比来看,2020年上半年,华为销售收入4540亿元,2021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3204亿元。2020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为2558亿元,2021年上半年为1357亿元,大幅下降;2020年上半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596亿元,2021年上半年为1369亿元,出现了下降;2020年上半年华为企业业务收入为363亿元人民币,2021年上半年为429亿元,收入增长。

在对华为不利的非市场因素改变之前,企业业务对于华为的战略价值凸显。这也是为什么华为会成立五大军团——2021年10月29日,华为在松山湖园区举行军团组建成立大会,总裁任正非和公司领导为来自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的300余名将士壮行。目前成立的五大军团,都是当前华为企业业务需要重点突破的领域和场景所在。

x86服务器业务隶属于企业业务核心,倘若出售官宣,其三大业务唯一正增长的业务也将充满不确定性。

据IDC统计,华为x86服务器的营收为256亿元,占华为去年企业业务1000亿元营收的1/4左右。粗略计算,如果华为出售x86服务器业务,其隶属企业业务将直接减少1/4营收。

重心迁移进一步发力鲲鹏产业

华为服务器业务主要有两大板块,一个是x86服务器业务,主要使用Intel的x86架构芯片,而另一大服务器业务则是ARM服务器业务,采用华为自研的鲲鹏芯片。虽然,华为被迫出售了x86服务器业务,但华为的服务器业务除了x86服务器外,还有基于ARM的鲲鹏服务器,近些年华为不断押宝鲲鹏生态,拥有ARM架构的鲲鹏芯片和基于该芯片的TaiShan服务器,可见华为并不会就此退出服务器市场。

其中,鲲鹏920是华为基于ARMv8指令集研发的高性能服务器处理器,7nm工艺,最多64核心,支持8通道DDR4内存及PCIe 4.0协议,相比竞品内存带宽提升了46%,网络带宽提升4倍。TaiShan服务器是华为新一代数据中心服务器,基于华为鲲鹏处理器,适合为大数据、分布式存储、原生应用、高性能计算和数据库等应用高效加速,旨在满足数据中心多样性计算、绿色计算的需求。华为ARM服务器业务已经在国内的众多电信企业、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以及国有企业(银行等机构)备受认可。

在生态方面,华为也携手产业链不断布局,例如,在近日召开的“2021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召开期间,天翼云联合华为共同发布了天翼云鲲鹏联合创新实验室。联合实验室将围绕操作系统、数据库和服务器开展天翼云软硬件自主创新,共建数字世界基础底座,赋能行业数字化转型。

鲲鹏产业的持续加码,让华为服务器业务看到了希望,但正如IDC所言,尽管非x86服务器存有机会,但需要化解冰川一样的耐心和时间。

一位服务器业内人士对TechWeb表示,X86服务器仍是行业主流,其成熟的行业生态以及企业认可度是ARM架构所不能超越的。

“从X86架构转ARM架构需要极大的迁移成本,大部分企业不希望去尝试非行业主流路线,除此之外,以单位能耗比来看,ARM路线的服务器产品竞争优势也并不明显。”

根据IDC的统计,2020年,中国服务器市场出货量为350万台,市场规模为216.49亿美元(约合1,489.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0%。其中,X86服务器市场出货量为343.93万台,同比增长8.1%;市场规模为208.23亿美元(约合1,43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7%。由此计算,去年中国服务器市场,非x86服务器市场的出货量仅为6.07万台,市场规模仅为56.7亿元人民币。

在问到“华为服务器业务芯片使用国产替代方案时”,该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产替代厂商(兼容X86架构)硬件水平未达主流水平,(我们)服务器厂商虽然和国内芯片提供商有过接触,但产品最终还是以英特尔为主。

从长远来看,华为服务器业务需要断舍离,单从华为企业业务而言,x86服务器及其生态还依然是主流,不可否认华为着力打造非x86生态的商业逻辑和实力,但从当下看剥离X86服务器业务或是最好的选择。

责任编辑:詹哲

标签: 华为 服务器 华为服务器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