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Clubhouse引爆今年互联网首场大战?阿里杀入,映客要砸40亿

来源:投中网2021-03-02 14:34:54

2021年初,一款现象级的应用打破了互联网圈许久的沉寂。

在网红马斯克的站台下,美国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在海内外一炮而红。一时间,全网都在疯狂寻求邀请码。在eBay平台上,一个Clubhouse邀请码甚至被炒到了100美元上下。

如此火爆的市场情绪迅速被中国互联网平台捕捉,数款号称“中国版Clubhouse”的产品纷纷上线。不管是主流大厂,抑或是创业公司,都想借着Clubhouse的热度来抢占社交领域的新机遇。

据悉,在类似项目上,映客做好了烧40亿的准备,36氪旗下的Capital Coffee也开始了测试。此外,阿里巴巴旗下的Meetclub在春节前也已开始内测。甚至刚刚关停一周的米聊也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宣布重新出发,转型为面向专业人士的语音聊天App。有观点直言,“中国版Clubhouse”将是2021年互联网行业的第一场大战。

可现实果真如此吗?在创投圈,“中国版Clubhouse”究竟是一场“真风口”还是昙花一现的“假狂欢”?

Clubhouse爆红,一场久违的互联网狂欢

Clubhouse并不是一个近期才成立的新应用,其诞生于2020年3月,主打即时性音频社交。

可以说,Clubhouse当前热到发烫的状态基本上是靠马斯克的强力“带货”。

2021年2月1日,马斯克发布推特称,他将在Clubhouse的语音群聊应用中开启讲座。这条推文直接引爆了Clubhouse的火热:大家“疯了一样”开始求一个邀请码,以获得与马斯克“开房”同聊的机会。据悉,这个房间很快就达到了5000人的上限。

由于Clubhouse实施邀请机制,用户需要有邀请码才能进,而一个用户通常只有两个邀请名额,因此某种程度上,邀请码成了一种稀缺资源。

马斯克的名人效应加之邀请码的稀缺性,Clubhouse的热度迅速在中国市场蔓延开来。朋友圈、微博、知乎等各大平台,铺天盖地都是“求邀请码”的话题。

南山资本高赫对投中网直言,这次,Clubhouse之所以引爆社交话题,主要是在内容方面的突破,比如邀请马斯克等大咖进入聊天室,产品的附加值就会大大增加;同时,海外用户因为疫情的关系,Clubhouse的横空出世点燃了他们本就旺盛的社交需求,产品本身和用户需求产生了叠加效应。

与此同时,复刻“中国版Clubhouse”的现象也正在中国互联网圈上演。

2021年除夕当天,映客上线了“对话吧”,这被称为“中国首款Clubhouse”。2021年2月20日晚,映客拉来创投大佬们的加入,在“对话吧”上开展了一场由映客董事长奉佑生、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等参加的对话活动,主题即为“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

然而,仅仅不到2天,即2021年2月22日,对话吧突然在全网范围内悄然下架。对此,映客回应表示,“产品正在做优化和迭代”。据公开报道,一位关注社交领域的风投机构管理层人士透露,除了“对话吧”,市场上还有好几个团队在研发“中国版Clubhouse”,但均内测阶段。

显然,“中国版Clubhouse”的争夺战仍在继续。而除了市场的热度之外,这或许离不开Clubhouse本身的资本追捧。据悉,Clubhouse成立以来即引来了风投的争相投资,在还没正式上架时,估值就已达1亿美元。

投资人:“中国版Clubhouse”机会不大

Information最新消息表示,四位知情人士透露称,有风险投资机构正在尝试以10亿美元,即比8个月以前增长10倍的估值,参与领投Clubhouse新一轮融资。

美国投资人Leo Polovets形容,Clubhouse的聊天室有时很像一场技术会议,当他们讨论到一个技术相关的话题时,可能这个领域知名的技术专家就会出现,一同参与讨论。Polovets说,“这几乎就像是有观众参与的播客。”

但在中国,Clubhouse及其衍生产品的争议不断。

2021年2月8日,罗永浩发微博吐槽称,自己断断续续玩了两天Clubhouse,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但是,罗永浩不忘调侃“我是冥灯,我看好的都会倒闭,我不看好的都会成事儿。”

“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与国外用户不同,在短视频和直播的风口下,已经被云直播、云语音教育得非常好了,对产品非常挑剔,感知水平领先美国非常多,所以对这款产品的新鲜感可能没有那么强。”荔枝创始人赖奕龙也曾提到,“Clubhouse要想在中国复制美国的成功,并不容易。”

目前,市面上已出现几款“中国版Clubhouse”产品,但火爆程度上都与Clubhouse差距甚远。

“‘中国版Clubhouse’我们认为机会不大。”高赫表示,在中国,语音社交并不是很新鲜的功能,开发技术上也没有特别高的难度,国内很早就有类似的产品,诸如YY语音房、各种狼人杀APP等。从Clubhouse本身看,它的一些产品设计功能,比如邀请码制、阅后即焚,使用场景受限,整个产品的商业模式也并不清晰。

高赫对投中网称,外部环境上,中国由于疫情的有效控制,产品研发的时点已不同于海外,且很多拥有技术、资本、流量优势的大厂已经在做这件事,创业公司入局要非常谨慎。

经纬中国同样认同“中国版Clubhouse”所面临的重重挑战。不过,在音频社交的大赛道中,经纬中国认为“企业是有机会的”。

谈及看好音频社交领域的原因,经纬中国告诉投中网,“Z时代人群在网上的社交需求其实并未被满足,趣丸网络一类在游戏场景下的语音社交产品可以通过兴趣、尤其是年轻人最喜爱的游戏、电竞切入,利用多元化的互动场景为年轻用户提供游戏社交服务,用技术打破陌生的界限,满足用户游戏场景内外的社交需求。”

超50家VC/PE已入局,“回归的风口”盈利仍是大问题

音频社交,对于中国投资机构来说,并非新鲜事物。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腾讯投资、百度投资、春华资本、五源资本、经纬中国、SIG、顺为资本、创世伙伴资本等超50家VC/PE均已入局音频社交赛道。

2015年至2016年,音频社交曾一度站上风口,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产品高速发展,明星企业一年斩获多轮融资的故事时有发生。但自2018年起,短视频、直播等新兴社交模式渗透率日益攀升,行业龙头逐渐跑出,对于资本而言,音频社交的故事变得不再如往日那般诱人。

历史总是不断的重演,却并非简单的重复。

2021年伊始,模式简单却足够稀缺的Clubhouse再次将沉寂数年的“音频社交”推上风口浪尖。当风口再次来袭,技术为王的时代却早已不再,“内容”才是产品获胜的砝码。

对于当下的音频社交用户群体而言,实时、高效、高质量的对话是一种非常稀缺的互联网资源。因此,若音频社交类产品能促成此类内容的持续生产,则会赢得对高价值信息有需求的用户的青睐。

“高质量的陌生人社交应该是建立在平等关系上的,音频社交就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和你兴趣相投的人。这种社交方式比我们常见的社交要有趣的多,能很好地沉淀陌生人之间的社交关系,获得远超直播平台的乐趣。”有Clubhouse用户曾提到。

那么,这个“回归的风口”是否依旧值得投资?

“如果我们再把这个话题扩大一点——声音是不是会成为一个大生意?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它的地位是在上升的。”经纬中国告诉投中网,目前这个时点,声音行业的具体表现形态,大致有四种:音乐(TME、网易云)、播客(Podcast)、长音频(喜马拉雅)和语聊房(Yalla)。音乐领域已经有像TME这个大巨头,其他三个类目的格局还没有非常明确。

2020年,几乎所有主流的内容平台都将声音相关业务的战略地位做了提升,比如快手的皮艇及字节的番茄畅听,而原本就是做声音生意的喜马拉雅、荔枝、腾讯音乐也都开始调整播客的产品定位。

这足以见得,在中国,社交音频的市场空间足够大。

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为175.8亿元,同比增长55.1%,预计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达272.4亿元。

“从用户时长的抢夺上看,声音是非常大的市场,尤其在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的当下,声音类的产品无疑是非常有潜力的。”经纬中国对投中网表示。

不过,声音这门生意一直以来所面对的商业化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也造成了声音的头部平台相对于视频平台,在估值上有着量级上的差异。

对于投资机构提出的“商业化”质疑,荔枝创始人赖奕龙也曾在近日回应称,“我相信,只要产品做好,用户数量增长,商业模式的建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互联网 阿里 映客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