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骑手盟主亲述春节奖励事件:不关心平台道歉给谁看,更在意奖励能否到手

来源:蓝鲸TMT2021-03-01 14:27:07

近期,饿了么涉嫌变相降低骑手过年奖励的事件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在这起事件的发酵过程中,网红“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化名陈生)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近期,陈生接受了蓝鲸TMT等媒体的采访,代表外卖骑手表露了自己的心声和诉求。

据悉,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饿了么通过微博公开回应并向骑手致歉,同时表示将采取行动进行改进。不过,陈生认为,这只不过是饿了么给社会大众的一个交代,而骑手其实并不关心饿了么是否道歉,他们更关心的是平台能否如当初承诺的一样发放奖励,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再次发生。

陈生表示,“我希望有一天,能有一部分骑手和外卖平台高管站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说一下各自的问题,然后互相聊聊,怎么样才能让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更加合适、合理。”

2009年开始送外卖,如今为骑手发声表达诉求

今年的春节,是陈生第六个不回家的春节。之所以这么多年都不回贵州老家,主要原因是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欠的一屁股债没还清,没脸回家”。

据悉,他最早是从2009年开始在北京送外卖。那时他20岁,在饭馆打工,主要负责给饭馆周围的用户送餐。几年之后,陈生自己也开了一家小饭馆。

由于赶上了外卖平台补贴的风口,陈生的生意相对较好,也赚了点钱。再后来,他又开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店。但这次,陈生反而赔钱了。

赔钱后的陈生在2018年重回送外卖的老本行。但这一年的冬天,陈生不幸发生交通事故,在医院躺了七天。虽然缴纳了保险,但最后并未获得赔付。“刚开始我打客服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可以赔我,但最后一分钱都没有,害得我空欢喜一场。”

再后来,由于外卖平台把每单配送的价格一降再降,很多同事在工作群里抱怨,外卖站点的领导就把他们踢出了工作群。同事们就聚在一起又建了个微信群,平时热心活跃的陈生成了群主。陈生以这个微信群为基础,建了个“骑士联盟”,自封为“盟主”。

据陈生介绍,自己目前在北京有16个微信群,微信好友超过14000人,其中99.99%是骑手,包括即将要当骑手和以前是骑手的人。在抖音和快手上,记者看到他分别有4.5万与7.2万粉丝。

“我说的话基本上能够代表百分之七十外卖小哥的想法。”陈生解释道,“并不是说我有这个能力,或者说我有这个本事,是我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因为平时他们比较信任我,再加上我一直为了咱们骑手整体的一些利益,在网络上为大家争取一些比较合理的诉求,所以他们也都比较愿意相信我。”

在陈生看来,外卖骑手的真实声音很少有人能表达出来,即使有个别人表达出来了,也很快消失于茫茫人海。“根本没有人会注意你,因为你又不是金子,全都是石头,怎么会发现你呢?”

目前,陈生在做自媒体并负责全部运营工作,包括拍视频、剪视频等,每个月大概有一两千元的收入。据其描述,他做的视频内容主要是向外界传达骑手的声音,表达他们的诉求。

另外,由于在骑手圈子里认识的人比较多,陈生与一家企业进行合作,向骑手介绍送外卖所需要的锂电池,从中收取企业的返利。目前,由于这两项收入已经能够维持基本生活,送外卖已经成为陈生的副业,但为外卖员发声依旧是其主要的工作内容。

骑手不关心饿了么是否道歉,最关心能否拿到奖励

今年1月,饿了么针对众包优选骑手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活动,作为春节补贴之外的年终激励。饿了么表示,推出这个活动的初衷是为了保证春节供应,也让骑手能多挣钱。

据了解,奖励共分为七期,每期七天,从1月11日开始至2月28日结束,每期有固定的送单量任务。骑手累计完成大于三期送单量,则可获得相应奖励;若完成七期活动,则可获得8200元奖励。

不过,据多位饿了么骑手爆料,前5期的任务量在200单左右,第6期的任务量却提高至380单。这一设置显然让多数骑手无法拿到全部奖励,因而遭到骑手们的质疑和不满。陈生表示,“大年初三的时候有兄弟告诉我,奖励的标准太高了,好多骑手无法拿到奖励。”

之后,饿了么方面也承认,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上,确实出现偏差,导致第六期(2月15日—21日)的目标设置偏高。

由于此前多次做过为外卖骑手表达诉求的视频,一名骑手联系到了陈生。“他们正月初三的时候告诉我,让我初四去找他们,但初四那天太忙了,就周五(2月16日)去了。”

陈生表示,当时骑手正好因为春节奖励的问题不愿继续工作,于是就拍下了这个揭露饿了么变相降低骑手奖励的视频。2月18日凌晨,陈生在微博上传了该视频,引发全网关注与讨论。

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饿了么随后通过官方微博向骑手致歉,并表示将采取行动进行改进:“2月21日第六期结束后,我们会整理出全国所有的订单有偏差的区域名单,额外增加补偿活动,并公布给骑手。我们还会优化最后一期活动的单量设计,让更多骑手得到奖励。”

至此,这一事件基本告一段落。对于自己在此事中所起的作用,陈生表示,“当然这也不全是我一个人(推动)的原因,主要是确实有这么回事,再加上媒体还有自媒体也都在说这个事情。这火已经着了,我只是浇了一点点油,就引发了很大的关注。”

对于饿了么的道歉,陈生表示,“人家只是发了个微博而已,又不是给骑手发信息说‘对不起’。我觉得它压根不是诚心诚意给骑手道歉,只不过是在压力下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给社会大众道歉而已。”

在陈生看来,骑手们对于饿了么是否道歉并不关心,“他们不在意饿了么道不道歉,而是关心这个奖励能否像当初承诺的一样发放,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对于饿了么发布的春节奖励改进措施,陈生也表达了自己担忧,认为最终的话语权还是掌握在饿了么手上,“数据不透明,它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咱们听着就行了。”

尽管这次事件让陈生再度帮助骑手群体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但他仍然感觉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报道,还有社会大众一次又一次的舆论施压,都没有办法改变外卖平台。”

希望骑手能与平台高管站在一起,坦诚交流各自的问题

目前,中国的外卖市场被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平台瓜分。在陈生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他们都是为了赚钱。只不过是美团比较走运一点,最近没有报它的负面新闻。”

“美团与饿了么相比的话,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它的市占率一直都是比较高,相对来说它的骑手应该不比饿了么少。”陈生表示。

根据美团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饿了么方面则透露,该平台的骑手达到300万人。陈生表示,外卖平台数量庞大的几百万骑手,涉及了很多人的生计,对整个社会的影响非常大。

不过,近年来外卖骑手的收入却是呈不断下降的趋势。陈生表示,“2018年我在饿了么当外卖骑手,开始的时候每单最低价格是6.4元,晚上是8元。现在每单最低价格是4.5元,大部分时间是5元。”

“配送费的不断降低,导致很多骑手要维持以前的收入水平,只能把跑单送外卖的时间加长。以前我可能干10个小时的,那我现在就干14个小时。”陈生称。

对于收入的不断下降,骑手群体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你不高兴,但能怎么做呢?”陈生称,反正你不干有人干,外卖平台就吃准了这一点。”

尽管面对收入的一再下调,处于弱势地位的骑手依然不愿或者不敢站出来说话。陈生表示,在拍这次事件的视频中,许多骑手都戴着口罩,不愿真人出镜,“到现在这几个兄弟,跟我沟通的也都比较少。因为他们怕把这个事情搞大了,平台给他们账号封了。”

“为什么你们记者很难找到这样的外卖小哥?人家当然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说平台坏话被拉黑了,就等于失去了工作。”陈生说。

当前,外卖骑手包括众包和外包,不是外卖平台正式员工。对此,陈生表示,虽然骑手名义上不是平台的员工,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工作程度、工作方法与正式员工没有什么区别。

在他看来,骑手还是愿意成为平台的正式员工,因为可以得到最基本的保障,“很多人从事骑手就是为了挣钱养家,可将来有一天他老了,(没有基本保障)怎么办啊?”

在陈生看来,其实骑手内部也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你挣你的钱,我挣我的钱。”骑手内部之间还会互相看不惯。缺乏凝聚力的骑手群体因而失去了与外卖平台讨价还价的能力。

陈生表示,“我希望有一天,我们有一部分骑手和外卖平台的高管能够站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说一下各自的问题,然后互相聊聊,怎么样能让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更加合适、合理。”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饿了么 外卖骑手 春节奖励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