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指标掩盖了云计算企业价值 投资人更关注股票而非业绩

来源:新浪科技2020-12-10 10:55:17

据报道,今年云计算企业在华尔街受到了投资人的青睐,原因是这些企业拥有快速的增长,以及可靠的、订阅式的商业模式。在投资人眼中,云计算企业正在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

在Adobe、Salesforce和Zoom等公司的带领下,BVP新兴云指数(BVP Emerging Cloud Index)今年的上涨幅度达到了84%,而相比之下,纳斯达克指数涨幅只有36%,标普500的指数涨幅为13%。

然而,投资人和其他金融专家却警告称,云计算企业看似稳定的收入,但是未来的订单量可能会出现变化,它们的实际表现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平稳。

新的收入核算制度使得评估该行业的企业业绩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广泛用于评估云计算企业价值的关键指标所依据的措施,为企业挑选最有利的待遇留下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Zuora是一家为经营订阅式业务提供软件的云计算企业,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提恩·佐(Tien Tzuo)表示,他们所面临的困难来自于让传统的会计准则来适应新一代的企业,这些企业通过为期数年的合同来销售其服务。

他和其他云计算软件专家将这种差异称为“磨合期”,而并非更深层次的财务问题。但是,由于许多云计算企业现在都有着超高的估值,因此他们没有犯错的空间。

确认未来的收益

当前云计算企业所面临的问题的核心,是如何核算云软件合同所产生的收入,以及对于未来的收入,投资人可以相信几成。

通常情况下,云计算会将前期工作(例如为客户部署新的软件系统和提供员工培训),和其产品的多年订阅捆绑在一起销售。

康纳集团合伙人莱维·库马尔(Ravi Kumar)指出,投资者对那些能够显示出可靠的未来收入的企业进行了奖励,激励企业把尽可能多的收入定性为重复性收入。库马尔为投资人提供会计方面的建议。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是一家为云计算初创企业提供资金的风险投资机构,该机构合伙人拜伦·迪特尔(Byron Deeter)表示:“人们正在试图将价值主张的每一部分都算进软件中。”他称,风险投资人通常能够深入挖掘一家公司的合同,并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和评估。然而,股市投资者却只能得到较少的信息披露。

何时开始计入收益?

还有另外一个相关的问题,那就是确定在某一特定时期内合同的哪些部分已经完成,这意味着哪些收入可以立刻入账,而不是递延到未来某个时刻再入账。销售三年期合同的公司可能会平均分配收入,或根据他们认为在某一年内已交付的价值来计入金额。库马尔表示,较新的云计算企业往往缺乏精确评估如何分配复杂合同收入的程序,随着对云计算企业股票的需求提升,导致企业在较早的阶段就追求上市,这个问题也可能会蔓延至华尔街。

对于业务复杂、既销售云服务,也销售传统“内部”软件的软件企业来说,收入的时间变得尤为重要。两年前对上市公司生效的新会计准则ASV 606强制规定,企业需要立即将所有内部销售计入账中,即使这样做会导致业务关系延伸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

Redpoint Ventures的托马兹·唐古兹(Tomasz Tunguz)表示,这对拥有更多传统软件的企业较为不利,甚至有可能导致他们的业务出现扭曲,因为这些企业将会试图将更多的销售额引导到更新、价值更高的云计算领域。

这意味着,当前软件公司所面临的判断方式,与上一代软件公司相比完全相反。过去的会计丑闻,例如导致CEO被判处12年徒刑的Computer Associates公司的丑闻,往往是因为企业提前计入收入,而这些收入本应被分摊到未来多个时期内。

亚马逊国际业务的前财务主管、现分析软件公司Splunk的首席财务官杰森·齐尔德(Jason Child)说道:“过去的时候,监管机构希望确保你在前期没有预先计入太多收入。而现在,情况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截止到目前,这种变化还没有导致丑闻的发生,但是一些投诉已经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甲骨文公司最近要求法官驳回一项针对他们的集体诉讼,该诉讼称甲骨文公司要求购买其传统内部软件的公司也与其签订与计算合同,从而夸大公司的这部分业务。

非正式的成功指标

库马尔表示,与此同时,对长期收入的关注,导致华尔街开始关注会计原则之外的一系列非正式措施,而这些措施的应用方式与此前“大相径庭”,在“对两家公司进行比较的时候”,会造成严重的不一致性。

其中一个新的指标,就是所谓的“净美元留存率(net dollar retention)”,其目的是衡量一家公司在某一年内,从前一年的客户那里获得了多少收入。例如,一家公司失去一些客户,这些客户在其收入中占比为5%,但是从保留的客户那里,企业获得了15%的额外销售额,那么它净美元留存率就可以达到110%,而这是一个健康、扩张中的企业的标志。

然而迪特尔表示,在界定哪些客户应该算作“新”客户方面,存在着差异,使得这种计算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精确。例如,一些软件公司把对一个大集团不同部分的新销售算作对同一客户的销售,而另一些公司则把不同的子公司或不同的地理区域分开处理。

有些客户也被排除在计算之外。例如,Box和Zendesk在计算时就不包括其规模最小的客户。Zoom上周报告说,其最大客户的净美元留存率高达130%。但它排除了现在占其收入38%的小客户

计算客户流失率

客户流失率是另外一个不够精确的衡量指标,所谓客户流失率,就是在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的客户的比例。一般情况下,大多数云计算企业都不会披露这个数字,但是在进行IPO时,它们不得不公布这个数字。

然而,计算方式的不同,会导致结果也大相径庭。例如,一家公司年初时的收入为5000万美元,如果失去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客户,但增加了足够多的新业务,新客户带来的价值达到1亿美元,那么它的流失率有可能是20%(公司失去的原有业务的比例),也有可能是10%。

Splunk的齐尔德表示:“如果你是一家高增长企业,你可能会暂时隐藏客户流失量。”上周四,Splunk报告称其收入低于预期,随后该公司股价下降了将近26%。

营收是否真的能够重复?

在华尔街,投资人最喜欢的用来评估云计算企业的新尺度,就是所谓的年度重复性收入,而这个尺度也给企业留下了可操纵的空间。作为衡量一家企业每年可以获得多少收入的标准,这个尺度已经成为衡量订阅服务企业的黄金标准。

但是哪些收入应该被视为“重复性收入”,这一点却并不是那么清楚。库马尔表示,例如,如果客户有权在前12个月后终止一份三年期合同,这可能就会导致问题,这份合同是否可以被视为未来3年的重复性收入?

这导致一些企业修改了他们的合同,对同一业务进行不同的“捆绑和重新包装”,从而获得不同的财务待遇,而并非对其商业模式进行根本性的改变。

重复性收入的魅力已经走出了软件世界,其他领域的企业,只要能保证有较高的客户续签率,也已经开始使用这个名词。

其中包括Alto Pharmacy在内的线上药店,该公司用这个词指代向患有长期健康疾病而需要重复开处方的患者。这家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包括日本科技投资者软银,Alto Pharmacy称自己“有望在2021年获得10亿美元的重复性收入”。库马尔表示,从理论上,这种服务的用户可以在任何时候,将自己的处方带到任何地方。

迪特尔表示,虽然衡量方式存在缺陷,但是华尔街对云软件企业的热情依然有增无减,而且这种狂热也是有其根据的。过去的软件公司,高度依赖一次性许可证的销售,相比之下,云软件企业的订阅业务本质上更加稳定,而且新的指标也的确提供了比从前更好的评判方式。

然而,鉴于云计算企业有着超高的股价,分析师对该行业现行的各种评判指标,依然感到有些遗憾。

 

责任编辑:云计算观察员

标签: 企业 股票 云计算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