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组建政府过渡团队:加州成为主角 硅谷又爱又怕

来源:新浪科技2020-11-13 09:10:12

1

尽管现任总统特朗普拒绝承认失败,计划提起诉讼来挑战大选结果,但如果拿不出确凿的大选舞弊证据,他也无法改变自己任期结束的命运。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经在上周末发表获胜宣言,本周更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政府过渡团队,评估当前政府的政策问题,准备新的政策纲领,为明年1月20日正式上台进行筹备。

2

拜登的第一个人事任命已经公布。他选择了追随自己三十多年的老助手荣·克莱恩(Ron Klain)出任白宫幕僚长(相当于总统办公厅主任)的职位。克莱恩从80年代末就担任时任参议员拜登的助手,后来又追随拜登担任副总统幕僚长。他在国会和政府都有着丰富人脉资源,2014年还曾经担任过埃博拉病毒在美国疫情防控小组的应急协调员,成功阻止了这种可怕病毒在美国的蔓延。

过去几年,克莱恩回到哈佛大学出任法律讲师。因为有过防疫工作经验,克莱恩今年多次公开抨击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疫情工作上的重大失职。目前美国新冠疫情已经连续创下日增新高,甚至达到了日增14万例的彻底失控级别,每天更有超过千人死亡。今年年底,美国或将迎来新冠疫情和流感疫情的双重打击。但拜登团队也只能等到明年1月底才能接过美国疫情的烂摊子。

拜登强调要打造一个“看起来像美国的政府”,这个过渡团队成员也体现了足够的多元化,女性比例超过了一半,更有亚裔和非裔女性,还有LGBTQ人士。在特朗普政府,白人男性的比重达到了四分之三,而奥巴马政府时期这个比重只有三分之一。

在拜登数十人的政府过渡团队中,出现了不少与硅谷密切相关的人士。这些人要么来自硅谷,曾经在硅谷互联网巨头工作,甚至是现任董事或者中高层。他们中有很多人曾经在奥巴马政府任职,暂时是以自愿者身份加入过渡团队,开始着手研究新政府在各个领域的政策,也要等到明年拜登正式上任之后才能出任官职。不过,这个过渡团队中并没有目前华尔街的高层人士。

那么在未来的拜登政府中,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硅谷相关人士呢?

拜登的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当然是最为关键的人物。如果拜登在四年之后不寻求连任(届时拜登将82岁),哈里斯极有可能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她在拜登政府时期能承担多少工作职责,将由拜登决定。但从拜登政府筹备团队的人员组成来看,哈里斯和加州将成为拜登政府的核心力量。

3

这位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当选女副总统就出生成长于旧金山湾区,她的政治生涯与硅谷科技行业密切相关,更和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和乔布斯遗孀劳伦(Laurene Powell Jobs)这样的女性领袖私交密切。无论是在担任加州司法部长还是联邦参议员期间,哈里斯基本没有向科技巨头施加过什么压力。而硅谷巨头们也慷慨解囊,为哈里斯的竞选活动提供了资金支持,公开为她举办筹款活动。连苹果前设计师艾维(Jony Ive)这样的超级低调人物都给哈里斯捐款出力。

哈里斯除了与科技巨头们私交甚好,她的诸多亲信好友也效力于互联网巨头。曾经为哈里斯参议员担任高级顾问的迪芙斯(Laetease Tiffith)目前是亚马逊的隐私与安全问题政府关系专员,哈里斯曾经的竞选阵营负责人普若赞(Rebecca Prozan)目前是谷歌的政府事务专员,而哈里斯的小叔子韦斯特(Tony West)目前则是Uber的首席法律顾问。可以想象,未来四年哈里斯将会在白宫与硅谷之间扮演着重要的沟通桥梁的作用。

4

另据美国主流媒体爆料,前eBay和惠普CEO惠特曼(Meg Whitman)可能会出任拜登政府的商务部长职位。这位硅谷女商界领袖最近的一次创业以彻底惨败告终,她担任CEO的短视频流媒体应用Quibi在融资17.5亿美元之后,只上线了200多天。在成功领导eBay上市之后,惠特曼随后在惠普和Quibi的领导才能都受到了普遍质疑。尽管惠特曼非常了解硅谷和互联网行业,但她过去十年的职业表现很难让人感到信服。惠特曼是共和党温和派,曾经在2010年竞选过加州州长,但以失利告终。

而加州司法部长巴塞拉(Xavier Becerra)可能会在拜登政府的司法部或者国土安全部担任要职,甚至可能是部长职位。在过去四年时间,巴塞拉代表加州和特朗普政府就政策分歧打了100多次官司。巴塞拉与硅谷科技行业有着密切关系,这是一个硅谷希望看到的人事任命。洛杉矶市长贾赛第(Eric Garcetti)有望成为美国交通部部长,拜登宣布参选总统时,贾赛第最早公开宣布支持拜登。加州劳工部代理部长华人女性苏维思(Julie Su)可能出任劳工部的重要职位。

不过,拜登政府过渡团队也包括了硅谷不愿看到的几位知名反垄断专家:基恩·基默曼(Gene Kimmelman)和比尔·拜尔(Bill Baer)。基默曼曾经担任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前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和美国参议院司法部委员会反垄断部门的首席法律顾问,目前是智库公众知识(Public Knowledge)的高级顾问。而拜尔也曾经在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反垄断部门效力,目前是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学者。

美国的知名智库又被称为“旋转门”,诸多专家会在政府官员和智库学者之间来来回回不断切换身份。这两位学者一直主张对科技巨头采取强硬监管措施。两人将分别加入拜登政府的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他们两人的加入,或许意味着拜登政府未来四年可能会在反垄断问题上继续保持施压姿态。

5

莎拉·米勒

财政部过渡团队里还出现了前奥巴马政府财政部的高级顾问莎拉·米勒(Sarah Miller)。这又是一个硅谷互联网巨头不愿见到的狠角色。过去几年,米勒担任着智库美国经济自由项目(American Economic Liberties Project)的负责人,她还是激进派团体Freedom From Facebook的负责人,一直公开主张分拆Facebook。

虽然拜登和特朗普在诸多政策上立场完全相反,但在互联网巨头监管方面却持有相近立场。特朗普政府对互联网巨头提起反垄断诉讼,而拜登和民主党也支持对科技巨头采取限制措施,遏制他们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已经对谷歌提出了反垄断诉讼,而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即将对Facebook提出诉讼。

6

华人律师黄安娜

加州知名华人律师黄安娜(Nicole Wong)加入了拜登政府科技政策团队。她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美国副CTO(相当于主管科技政策工作的副专员)。黄安娜也曾经是硅谷互联网巨头的高管,先后担任过谷歌的副总裁和副法律顾问和Twitter负责产品的法律主管,目前还是Mozilla董事会成员。

拜登经济顾问委员会的负责人玛莎·金贝尔(Martha Gimbel)则是谷歌前董事长施密特创办的基金会(Schmidt Futures)的经济研究部门负责人。前亚马逊AWS云服务业务策略师马克·施瓦茨(Mark Swartz)则加入了政府预算部门,他此前主要工作是帮助美国联邦政府采用最新的云服务技术。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主张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尤其是宽带网络普及和5G网络铺设,美国在网络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已经明显落后于中韩等国家,甚至还有不少偏远地区没有网络。

现任LinkedIn北美政策高级总监妮可·伊萨克(Nicole Issac)也将加入财政部过渡团队。她也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白宫法律事务特别顾问。而Uber第一任公关总监厄尔达贾尼(Nairi Tashjian Hourdajian)也曾经是拜登在参议院期间的助手,她将加入拜登过渡团队的交通事务小组。

虽然过渡团队人员并不一定就是拜登政府的正式委任官员,但他们却将为拜登政府确定执政初期的政策方向,直接影响到拜登上台后对硅谷科技行业的监管基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硅谷既对拜登政府的多元开放、鼓励创新和稳定政策感到满意,又对拜登政府在反垄断问题上的强势姿态感到担忧。拜登和硅谷的关系,并不像奥巴马时期那样关系密切,但哈里斯无疑将在其中起到关键的沟通桥梁作用。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惠特曼 加州 硅谷 拜登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