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胜利对硅谷意味着什么?

来源:新浪科技2020-11-09 15:56:28

在经历整整四天的惊心动魄后,漫长而混乱的2020年美国大选终于尘埃落定。民主党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即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并开始组建自己的过渡政府团队。尽管现任总统特朗普依然拒绝承认失败和权力移交,但如果他拿不出大选舞弊的确凿证据,也不可能让最高法院直接更改选举结果。

2016年总统大选,硅谷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希拉里这边,最后却目瞪口呆地看着特朗普爆冷当选。在过去的四年时间中,硅谷科技巨头既享受着共和党政府减税政策带来的实际收益和宽松货币政策推动的股市飙升,又忍受着特朗普政府不断施加的监管压力和排外政策导致的技术人才流失。

2020年总统大选,硅谷再一次立场坚定地站在了拜登这边。最初拜登并不是硅谷所钟意的候选人,他也很少来到硅谷。在民主党总统初选期间,硅谷科技富豪们更青睐年富力强、思想开明的LGBTQ市长布第吉格(Pete Buttigieg),后者多次来到硅谷进行筹款活动;硅谷最排斥的则是主张分拆巨头公司的激进派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orren)。

但当拜登赢得初选,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后,他也成为硅谷打败特朗普的唯一希望。政治捐款说明了一切。今年6月拜登因为疫情无法亲自来到硅谷筹款,他在Zoom上仅仅聊了20分钟就收到了400万美元捐款。单是进入这个Zoom线上会议,就需要缴纳10万美元的入场费。拜登还选择了来自旧金山湾区的联邦参议院哈里斯(Kamala Harris)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

  慷慨解囊支持拜登

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统计数据显示,硅谷互联网公司98%的员工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拜登。而在六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甲骨文和Facebook)中,95%的员工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拜登,总计近500万美元,单是谷歌员工就给拜登捐助了180万美元。甲骨文是对特朗普最友好的科技公司,员工捐款有20%流向了他,其他公司这一比例都在个位数。

那些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们,即便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因为股市暴涨而身价倍增,也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支持拜登和民主党。公开捐款数字统计,Facebook联合创始人莫斯科维奇(Dustin Moskovitz)捐了2400万美元,LinkedIn创始人霍夫曼(Reid Hoffman)捐了1400万美元,Twillio CEO劳森(Jeff Lawson)捐了700万美元,微软前CEO鲍尔默(Steve Ballmer)捐了700万美元,谷歌前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捐了600万美元。Netflix CEO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捐了500万美元,高通前CEO雅科布斯(Irwin Jacobs)捐了700万美元。

不过,这些大额捐款是流向支持拜登和民主党的超级行动委员会(Super PAC),也用于帮助民主党的国会竞选活动,并不是完全用于拜登的总统之争。因为如果民主党无法拿到国会多数席位,那么拜登就不能顺利推进自己的政策法令。或许是由于担心特朗普的政策报复,以及外界对自己平台政治立场的质疑,现任互联网巨头CEO们的政治捐款并不多,尤其是谷歌、Twitter和Facebook这样因为内容管制而承受压力的社交媒体平台。

当然,也有科技富豪选择支持特朗普。甲骨文董事长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Sun(已经被甲骨文收购)联合创始人迈克尼利(Scott McNealy)都曾在自家豪宅为特朗普举办活动,帮助他筹集了千万美元级别的资金。埃里森从不做亏本买卖。美国司法部直接介入甲骨文和谷歌的专利诉讼,立场鲜明地支持甲骨文。而特朗普行政干预打压TikTok之后,甲骨文也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不过,四年前公开支持特朗普而在硅谷遭到口诛笔伐的PayPal联合创始人蒂尔(Peter Thiel)这一次并没有再给特朗普掏腰包或是站队。已经搬离硅谷的他只给共和党国会议员提供了200万美元的捐款。

迫不及待恭喜拜登

不可否认的是,在此次大选过程中,互联网也为拜登当选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由于2016年大选期间出现的大量虚假消息和社交媒体平台原先的不干涉政策,在过去的几年时间Twitter、谷歌和Facebook一直承受着来自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压力。从今年年初开始,Twitter和Facebook明显加大了打击各种阴谋论言论和群组的力度,并且对特朗普的部分争议言论采取了打标签和折叠的措施。

硅谷对特朗普的厌恶众所周知。过去几年,特朗普不断与硅谷科技行业交恶,在社交媒体上炮轰亚马逊、谷歌和推特等互联网巨头,威胁要取消互联网公司的230免责条款,制订政策限制技术移民和外国留学生在美国合法工作,在疫情防控方面各种反智反科学,更大打贸易战动辄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在拜登当选之后,硅谷旧金山、圣何塞和山景城等地街头一片欢腾。各大企业CEO以及盖茨这样的精神领袖都迫不及待表达了祝贺之情。微软总裁史密斯、Facebook COO桑德伯格、思科CEO罗宾斯先后表示,美国朝着多元化、包容迈出了重要一步。盖茨公开表示期待与新政府合作共同遏制美国已经失控的疫情。由于此前不断批评美国政府的新冠疫情工作,盖茨甚至成为了保守派最痛恨的人以及阴谋论中企图毁灭世界的邪恶富豪。

有趣的是,全球首富亚马逊CEO贝索斯得知拜登胜利之后立即上传了拜登和哈里斯的照片,表达了自己的欣喜之情,强调“团结、同理和体面”的时代又回来了。由于他旗下《华盛顿邮报》的舆论抨击,贝索斯成为了特朗普最痛恨的科技超级富豪,过去几年只能默默忍受着美国总统的各种炮轰。拜登当选,意味着贝索斯持续四年的阴影终于结束了。

政策稳定一致可预测

那么明年1月20日拜登就任总统之后,会给硅谷以及美国科技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呢?尽管得到了硅谷的大力支持,但拜登与硅谷的关系并不像奥巴马那么密切,或许这也与他的年龄有关。拜登并不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领导人,而是一个稳重温和的政策制定者。但这也是目前严重分裂对立的美国社会最为急需的类型。

特朗普上任之后,大举废除奥巴马时期的政策,不断退出国际组织,几乎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拆毁殆尽。而拜登上台之后,首先改变的就是废除特朗普的诸多法令,恢复奥巴马时期的政策立场。毕竟拜登是奥巴马的副总统,他直接参与了当时大量政策的决策过程。

恢复一致性、可预测的政策立场会是拜登能给美国带来的最大改变。知名投资者塔斯克(Bradley Tusk)这样认为,“一个相对平静、甚至略显无趣的总统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而不是特朗普这样每一天都会带来焦虑和混乱。波动(不可预测)是(特朗普政策)的最大问题。”像特朗普那样赤裸打压亚马逊,以及粗暴逼迫TikTok出售的行为,在拜登政府应该不会再次出现。

美国影响最大的科技协会行业智库信息科技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向新浪科技发来的声明中表示,“基于拜登一贯立场与声明,他的政策会与特朗普迥然不同。他会关注推动政府更为积极地与行业合作推动创新,但也会加强对科技行业与新技术的监管力度。简单归纳:更多投入、更多监管、更多元化。”

  再次回到奥巴马时代

气候变化、移民法案、国际学生、贸易政策、基础设施、网络中立性、社交媒体立场,这些硅谷科技行业最为关心的问题,拜登的政策一方面维持奥巴马时期商界友好的立场,另一方面也有他自己的新主张。鉴于总统是行政分支的负责人,美国的行政机构也是典型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总统的立场直接决定了一届政府的政策。

气候变化是拜登与特朗普最对立的政策立场。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带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断开放石油开采,取消新能源行业的补贴。而拜登则承诺立即带领美国重归巴黎气候协议,与中国等国一道推动减排,削减对石油行业的补贴,逐步从传统能源转向可再生新能源。拜登的当选,意味着美国新能源产业将迎来一个巨大的增长契机,也意味着美国汽车行业会加速向电动化转型,至少在未来四年。

网络中立性也是特朗普政府废除的奥巴马政策,也同样会被拜登政府恢复。拜登公开表示,自己完全支持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确立网络中立性原则,坚决反对对网络流量进行差别限制,任何违反原则的网络运营商都会遭到惩罚。鉴于新任总统有权提名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主席和多数席位,这个互联网监管机构的政策同样随着政府变更而改变。拜登政府的FCC会重新树立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废除的网络中立性原则。

在贸易问题上,拜登政府主张通过谈判来解决分歧,避免特朗普政府那种动辄征收关税的极限施压手段。这无疑有利于美国的跨国企业巨头,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平和稳定的国际贸易环境。特朗普政府到处树敌的贸易政策,不仅没有给美国科技企业带来收益,反而让他们在海外市场面临着贸易报复,损失了大量营收。

  移民政策的双重手段

移民政策也是拜登政府会立即调整的领域。过去几年时间,特朗普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制政策措施,增加技术移民H1-B工作签证的申请与批准难度,实际上阻止美国公司通过这一签证雇佣海外人才。今年借着新冠疫情的理由,特朗普政府甚至暂停颁发H1-B签证,并显著上调了H1-B签证的申请门槛,引发了科技行业的愤怒抗议和法律诉讼。

早自奥巴马时期,拜登就一直承诺要扩大H1-B签证计划的规模,尽可能留住对美国有利的海外高科技人才。在他上台之后,拜登政府无疑会取消特朗普对H1-B签证申请以及国际学生实施的诸多限制,至少恢复到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宽松政策。但能否扩大H1-B签证计划规模则取决于国会,取决于民主党能否在参议院掌握话语权,目前来看依然是个未知数。

在今年起诉特朗普政府H1-B冻结令的行业协会TechNet表示,他们相信拜登上任之初就会撤销特朗普关于技术移民的行政命令,这一点毫无疑问。而能否推动国会同意进行移民改革,则需要诸多行业协会一道推动,争取获得共和党议员的支持。一些与商界关系密切的共和党温和派议员同样并不反对这一政策。

不过,拜登政府也承诺要取消绿卡申请的国家限制,即去年就提出的S386法案。撤销技术移民申请绿卡的国家额度限制,这意味着数量庞大的印度移民将和其他国家移民站在同一申请线上,直接导致整体申请进度变慢。目前印度移民需要排队8-10年才能拿到绿卡,而中国移民目前的绿卡排期时间是3-5年。由于印度裔移民在美国商界的巨大影响,这一法案得到了美国两党议员的共同支持。在印度裔移民后裔哈里斯当选副总统之后,这一议程很可能会在明年提上日程。值得一提的是,很多硅谷的中国技术移民强烈反对这一法案。

  加大投资与加强监管

当然,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也有共同的科技行业政策,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就是其中之一。无论是在宽带网络的覆盖率,还是在5G网络的铺设进度,美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经明显落后于中韩等国家。拜登政府承诺投入200亿美元用于互联网基础设施投资,虽然这同样需要得到国会批准,但共和党并不反对投资基础设施。

或许拜登政府科技政策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反垄断问题。在此前的竞选过程中,拜登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明确表明态度。特朗普政府司法部已经对谷歌提出了反垄断诉讼,而且即将对亚马逊和Facebook提出诉讼。在拜登上台之后,这些诉讼还会继续推进,并不会直接撤销。

前FCC的共和党委员麦克道尔(Robert McDowell)认为,拜登政府或许并不会改变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态度,因为民主党同样主张限制甚至分拆科技巨头。今年10月,民主党主导的美国众议院颁布了反垄断调查报告,指责几大科技公司滥用自己市场主导地位扼杀竞争,并呼吁国会更新反垄断立法,采取结构性调整。在下一届国会,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会继续推进反垄断立法。

不过,对硅谷科技巨头来说,拜登的科技政策也有不利的方面,尤其是增加税收和监管压力。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底通过的减税法案给美国企业巨头带来了实际收益,而拜登政府则明确提出要对企业巨头和高薪阶层增加税收,以用于其他增加开支的领域。在互联网数据隐私等方面,拜登政府可能会与民主党目前的主流意识一致,即严格监管与控制。

尽管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和股市飙升,让科技巨头得到了丰厚收益,但根本对立的价值观,和极具争议的政策,却让硅谷对特朗普无比反感。尽管拜登上台意味着加税和监管,但他的上台意味着奥巴马政策的回归,也让硅谷科技行业再一次义无反顾地倾力支持拜登。

2020年大选,加州硅谷所在的三个郡:旧金山市,拜登与特朗普得票率分别为85.7%和12.4%;圣马特奥郡,两人得票率分别为79.2%比19.1%;圣克拉拉郡,两人得票率分别为74.2%和24%。

责任编辑:胡丁月

标签: 硅谷 拜登 胜利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