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称五年前就曾警告警惕疫情 后悔未采取更多行动

来源:腾讯科技2020-05-12 10:25:39

5月12日,据外媒报道,早在五年前,微软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大慈善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就曾警告警惕流行性传染病疫情,敦促其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此外,盖茨还为自己未采取更多行动而感到后悔。

盖茨当时警告说,世界面临的最大潜在杀手不是战争,而是流行性传染病疫情。这位亿万富翁花费了数亿美元来寻找更快的方法,以帮助开发疫苗和创建疾病跟踪系统。他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建立国家防御体系,抵御新的传染病扩散。回首当时的情景,盖茨说:“我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事情来唤起人们对危险的关注。”

盖茨日前接受采访时称:“我感觉很糟糕。现在谈论这件事的全部意义在于,我们本可以采取更多行动,将损害降至最低。”作为慈善家和致力于全球卫生和美国教育的最富有基金会之一的联合主席,现年64岁的盖茨在他的第二个职业生涯中,将自己置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中心,这场疫情已导致超过28.3万人死亡,并导致世界经济停摆。

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为寻求治疗的研究人员买单,该基金会正在与制药公司和政府机构合作,在测试期间生产数十亿剂可能对新馆病毒有效的疫苗,以便一旦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就可以及时分发。盖茨基金会帮助保留了一家制造工厂的空间,这样最有效的新药就可以迅速开始生产。

盖茨询问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并深入了解疫苗生产的细节。他说:“我每天都在想:我们的玻璃瓶会用完吗?你可能认为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人生产过70亿份疫苗。”

盖茨与美国和世界各国领导人讨论了有关疫情的问题。在电视采访和他的博客文章中,盖茨解释了封锁以减缓病毒传播背后的逻辑,以及重新开放商业和学校的缓慢道路。盖茨在2月份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新冠病毒已经开始表现得很像我们始终担心的、百年一遇的病原体。”

盖茨在疫情期间的高调表现也使他成为阴谋论和反疫苗团体的目标。公共卫生和全球发展方面的专家有时批评盖茨和他的基金会扮演的角色。他们说,凭借其丰厚的金库,盖茨基金会在某些情况下正在决定哪些疾病可以优先治疗以及如何与它们抗争。对此盖茨表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花钱,并分享我们的观点。我们不会在急切之间做出决定。”

当前新冠疫情趋势已经表明,任何个人(即使是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在阻止其蔓延方面也存在局限性。盖茨说,这种病毒是“我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引人关注的事情。”它扰乱了基金会根除脊髓灰质炎、为低收入国家儿童接种疫苗以及其他长期优先事项的工作,尽管这些项目仍在继续获得资金支持。

到目前为止,盖茨基金会已经承诺提供3.05亿美元资金,用于寻找新冠病毒疫苗和药物补救措施,以及向低收入国家提供药品和补给援助。盖茨说,在疫情结束之前,“我们最终会花更多的钱”。

新全球性威胁

盖茨及其妻子梅林达在2000年成立了他们的基金会,致力于寻找针对传染病的生物医学创新和实现这些创新的方法。2014年,埃博拉病毒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流行病上,这场疫情导致全球至少11300人死亡。

盖茨在2014年11月接受采访时说:“全世界作为一个整体还没有做好应对流行病疫情的准备。”此前,他刚刚听完了一场关于前景看好的埃博拉药物治疗的演示,并会见了一名在感染中幸存下来的尼日利亚医生。盖茨说:“怎样才能阻止某种形式的非典(SARS)疫情肆虐呢?”他指的是2002-2003年由另一种新冠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

2015年3月,盖茨在一次广受关注的TED演讲中警告说,流行性传染病疫情对世界构成的威胁比核战争更大,因为各国几乎都没有建立防御措施。他呼吁建立国际预警和反应系统,包括移动的医务人员单位、快速诊断、药品库存和在几个月内生产疫苗的技术。当月,他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写道:“流行病是未来几十年可能使世界急剧倒退的、为数不多的灾难之一。”

盖茨加入了其他全球卫生专家的行列,呼吁加强公共卫生防御。他说:“我绝不是一个孤军奋战的人。不过,我的声音有独特之处,那就是我没有在传染病中度过一生。”他向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解释了疫情的风险,并敦促他们将准备工作作为国家优先事项。2016年12月,他还在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的一次会议上向候任总统特朗普推销上述观点。白宫拒绝就此置评。

在关于国际安全政策的年度会议--2017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盖茨在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中表示:“为应对全球性传染病做好准备,与核威慑和避免气候灾难同等重要”。在会上,他还谈到了制造疫苗的更快方法。其中一个想法是使用现成的组件来制造针对新病毒的定制疫苗,从而节省时间。

在那段时间,盖茨基金会承诺为捐赠者和政府联盟提供1亿美元资金,为新出现的感染提供研究资金。这类疫苗的开发成本很高,而且很大程度上是无利可图的,因为对它们的需求很少。防疫创新联盟(The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现在正在资助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疫苗开发。

盖茨利用了他接触政府领导人的能力,并称政府领导人是唯一有能力让我们做好准备的实体。他说:“当我与欧洲、美国和世界各地的高层人士会面时,我选择谈论流行性传染病带来的风险。”他认为慈善事业是催化剂,并说:“我将把基金会数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这件事上。但这实际上是政府的事情,就像国防预算是为了应对战争爆发一样。”

世界各国的许多领导人原则上同意盖茨的观点。但由于缺乏迫在眉睫的威胁,大多数国家不愿花费所需的大笔资金来抵御迅速蔓延的流行病。对此,盖茨说:“我希望我和其他人发出的警告能促使全球采取更协调一致的行动。”

由于在国外为无所作为而感到沮丧,盖茨转向了美国项目。他想知道如何最好地减缓可能病毒导致的呼吸道病毒传播。他说:“每当我问到可导致呼吸道疾病的问题,比如学校有多重要?如果你真的停课,能减少多少传播?甚至是口罩到底有没有帮助?几乎没有明确的答案。”

这些问题促使盖茨为2018年开始的一项研究投资了2000多万美元的自有资金。这个项目旨在找到更好的方法来测试流感病毒,利用遗传学追踪感染,并阻止其传播。研究人员开始测试西雅图地区人群的流感样本。

今年1月中旬,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盖茨开始向其基金会的科学家们提出问题:什么药物最有前途?我们多久才能开发出疫苗?基金会如何帮助加速试验?该基金会开始承诺提供资金,启动新型冠状病毒治疗和疫苗的开发。当盖茨看到病毒扩散到更多国家时,他询问了基金会的科学家和制药公司的负责人关于测试能力、疫苗开发计划以及基金会可以提供帮助的方式。

2月底,西雅图地区流感研究人员在一名青少年的测试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遗传分析显示,样本可能与该地区较早的一个确诊病例有关。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基因组流行病学家特雷弗·贝德福德(Trevor Bedford)说,这表明“有相当数量的社区传播”,他帮助指导了这项流感研究。

就在同一周,卫生官员在距离盖茨家约18公里的华盛顿州柯克兰的一家疗养院发现了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在多年对致命的流行病发出警告后,盖茨在自家后院面临着一场危机。

坚持使命

最近几周,盖茨受到了左翼和右翼评论员、在线新闻网站的严厉批评,称他的慈善工作是为了提升个人形象。Facebook和其他地方的一些帖子散布了更险恶的阴谋论,包括称盖茨想要在人们身上植入微芯片,以追踪谁接受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这一指控被Facebook标记为虚假。这类故事的一个共同主题是,盖茨正寻求从危机中获利。

然而盖茨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这对夫妇已经承诺,在他们去世前或在遗嘱中,将把大约1060亿美元财富中的大部分捐给慈善机构。这位发言人称:“这些阴谋论和错误信息绝对是荒谬的。”

盖茨在4月15日发布的一条为世界卫生组织辩护的推文也招致批评,这是对特朗普总统宣布其政府将暂停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以审查该机构对新冠病毒反应的回应。盖茨基金会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第二大资助者,仅次于美国政府。盖茨说:“我们需要世卫组织。我们正经历疫情,世卫组织在其中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需要更多的资源。”

盖茨基金会最初的使命是通过改善健康和教育来减少世界各地的不平等。它将重点放在传染病上,部分原因是与癌症和其他慢性病相比,制药公司投资于为它们开发药物的利润微乎其微。据最新数据显示,盖茨基金会2018年捐赠基金为468亿美元。该基金会表示,自2014年8月以来,除了在新冠病毒上花费的3.05亿美元外,该基金会还直接在流行病预防和应对方面花费了2.35亿美元。

政府领导人和公共卫生官员关注由盖茨基金会资助的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对新冠病毒的预测。该组织预计到8月初,美国的死亡人数几乎会翻一番。

盖茨表示,世界阻止疫情的努力“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不过展望未来,他更为乐观。盖茨说:“我现在的希望是,负责保护本国公民的世界各国领导人将从这场悲剧中吸取教训,投资于预防未来疫情爆发的系统。”

责任编辑:詹哲

标签: 盖茨 疫情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