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高层调整详情:西瓜、飞书、HR负责人易位,公司重整汇报线

来源:腾讯科技2020-03-13 19:20:07

2020年3月12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了一封全员信。信中宣布了字节跳动(中国区域)组织升级:张利东担任董事长,张楠将担任CEO,分别承担中国地区职能和业务负责人的角色。同时,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将在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上做更多战略思考和组织领导。

张一鸣将中国区事务放权,标志着中国区业务和组织的逐渐成熟,以及现阶段海外业务的重要战略意义。中国区业务和海外业务,从管理上分拆,也意味着字节跳动正进入新的组织阶段。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从移动端一款新闻聚合产品起家,经过8年发展,已经成为一家多产品线、多业务线,拥有6万员工的大型公司,并正在从一家中国公司向一家全球化公司转型。目前其在中国市场的主要产品有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飞书、Gogokid等,海外产品包括Lark、TikTok、Helo等。

在组织升级的同时,《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字节跳动重要产品负责人也做出相应调整。

此次调整主要涉及西瓜视频、飞书、抖音等核心业务,以及HR和战略投资等职能板块。这是字节跳动成立以来,涉及业务线负责人数量最多、职位层级最高的一次调整。

换帅名单

字节跳动企业协作产品飞书,在本次调整中,负责人由谢欣调整为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张楠,调整后,新上任的飞书负责人张楠将向企业效率负责人谢欣汇报。张楠此前担任西瓜视频总裁,是今日头条内头条视频团队的成员,头条视频拆分为独立业务后,张楠先后担任总经理、总裁。

字节跳动有两名同名同姓的高管,都叫张楠,现字节跳动中国区CEO为张楠(Kelly,性别女),原西瓜视频负责人也为张楠(性别男)。

2B业务是字节跳动的战略关键点之一。飞书正与企业微信、钉钉等协作工具激烈竞争移动办公领域。飞书海外版Lark出海也是字节跳动今年的重点。据了解,Lark将复用TikTok本地资源进一步拓展业务。

西瓜视频的负责人由张楠调整为任利峰。任利峰是抖音从0到1的早期成员,曾先后向抖音负责人张楠、朱骏(Alex)汇报,负责抖音运营。任利峰调任后,抖音负责人的职位正在对外招聘中。

西瓜将继续其“长视频平台”战略。目前,西瓜视频在影视、综艺、MCN资源上均有激进动作,未来也将结合字节跳动影视和MCN业务进攻长视频领域。

职能部门方面,字节跳动国内人力资源负责人由华巍(Ronnie)调整为梁汝波。梁汝波是今日头条早期员工之一。后来,梁汝波任职字节跳动技术总监,汇报给字节跳动企业效率负责人谢欣。

此前担任HR负责人的华巍(Ronnie)重回战略投资,他还将继续担任张一鸣助理职务,协助张一鸣负责管理研究,也会同时负责相关战略投资业务。

投资人出身的华巍,是字节公司组织和机制的建立者之一,前期曾主导字节跳动的大量投资收购,如快看漫画、东方 IC等,后期,他专注字节跳动组织和文化建设。华巍是张一鸣的智囊团成员,此次职务调整后,他将更深度参与国内外战略投资。

随着张利东和张楠(Kelly)职位的变化,字节跳动高层汇报线也有所调整。张利东、张楠(Kelly)、华巍、谢欣、梁汝波继续汇报给张一鸣。游戏和教育两个创新方向业务上,负责创新产品和教育产品的Zero事业部负责人陈林和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都将继续向张一鸣汇报。

而今日头条CEO朱文佳、任利峰和暂缺的抖音负责人将向CEO张楠(Kelly)汇报。董事长张利东将汇总法务、商业化、公共事务、公共关系等职能线。

至此,字节跳动形成各自独立的中国区和海外区业务、团队板块。在国内,形成了董事长+CEO双负责人的治理框架,分别将职能、业务线汇总给张一鸣。同时海外区业务分布在中国和海外各地运营公司,以及字节跳动游戏、教育创新业务,也向张一鸣直接汇总。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据Sensor Tower,2019年TikTok全球下载量超过7亿,是 2019 年下载量第二大的应用,超过了Facebook和Facebook Messenger。增长的全球化用户,也需要与之匹配的全球化团队结构支撑。

此次多个核心业务负责人换帅,他们将与张楠、张利东配合作战。这个调整一举三得,横向纵向打通:张一鸣的放权,让高层看到了能力发展的空间;张利东、张楠的升任,给了中高层上升的空间。同时,调岗核心负责人,也是给中高层轮岗、重新带兵的机会。

赛道升级、挑战升级

一位接近头条高层人士曾在2018年的采访中告诉《晚点LatePost》:“ 头条对对手的判断是,第一阶段百度、第二阶段腾讯、第三阶段Facebook,分别对应信息流产品、内容社交产品和国际化三阶段。”

如今看来,字节跳动的竞争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同时,在对标Facebook的竞争中,字节跳动的进攻也已进入第二阶段:业务能力到组织能力。

此次调整,在字节跳动成立8周年的时间点上有着特殊的意义。

向内看,这是字节跳动成立以来,涉及业务线负责人数量最多、职位层级最高的一次调整。创始人和字节跳动CEO张一鸣进一步放权,一个全新的中国区业务团队落地。

“这意味着,经过8年发展,字节跳动中国团队已经足够成熟、业务基础足够强大,创始人可以放手,开始新战略思考和探索。”一位投资人士说。同时,字节跳动的业务复杂度也支持张一鸣可以不管具体国内事务,投身新赛道。

向外看,这是字节跳动作为全球化企业组织升级必经的一步,也是海外团队体系建设的标志。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写道:“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我们一直在公司组织和合作方式上不断优化调整......但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

张一鸣说,作为一家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CEO,他未来有三大工作重点,放在第一位的就是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

一位字节跳动国际化产品员工告诉《晚点LatePost》,随着TikTok本地运营地区增多、人数增多、业务增多,团队风格有的强势,有的温和,很难完全兼容,全球合作的业务摩擦会比以前更强。张一鸣也在公开信中说,一个明显的信号是,2019年员工满意度统计结果相比2018年下降了。

在内部,这封公开信引发了剧烈的反响。一位员工告诉记者,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字节跳动从一家以全球化战略的公司,到真正的全球化公司,并且创始人在向最困难的地方前进。

一位创业者称,“一鸣选择了更好的全球化赛道,我们可以羡慕,但我们不能临阵换赛道。”

站在竞争对手视角,一位腾讯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腾讯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业务,这件事对腾讯没有实质影响。但张一鸣把自己放到更高的格局上,不争其实是更大的争。一位快手人士称,字节跳动有着极强的组织调整效率,但如何落地、如何短期内消化巨大的人员调整,是考验一个组织生命力的地方。

另一位腾讯中干级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此次调整预示着,头条内部人才PK已经落下帷幕,给了更强的人赢的机会,而不是和稀泥,这都是头条一如既往犀利的地方。反观腾讯,最大问题是老旧的组织结构,新生一代领袖几乎没有空间了。

此次调整与字节跳动所面临的内外环境有关。3月4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听证会召集人参议员Josh Hawley表示,他将推动制定立法,禁止所有联邦政府雇员在所有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美国是TikTok的重要市场,美国政府向字节跳动施加了较大的监管压力,部分国会议员质疑字节跳动的用户数据安全性会影响美国国土安全。

对此,字节跳动的应对策略是,发动华盛顿的政治游说团队,同时在3月6日认命了TikTok首位首席信息安全官,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向TikTok负责人朱骏汇报。据了解,张一鸣正在美国为TikTok招聘一位CEO,或有成立海外总部的计划。

从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到一家全球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正在进行惊险一跃。

它面临的主要对手不仅有腾讯、快手,还有Facebook、Google这两大全球巨头。字节跳动在海外已经有了一定的流量和品牌,但它的生态建立还在初期。全球广告销售网络由Facebook、Google把持,字节跳动如果想成为一家真正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全球化公司,他需要自建一套全球的销售系统,还需要更好的平台品牌与生态。

字节跳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增长规模进行全球化拓展,也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问题。作为一家2019年全球用户月活用户超过15亿、2020年全球员工人数将达到10万人的公司,字节跳动的挑战不仅是公司管理和产品研发,还有全球经济、信息安全、多元文化、地缘政治等公共问题。这些都将构成张一鸣下一个8年的主要课题。

责任编辑:华晨程

标签: 字节跳动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