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火爆 死掉的鼻祖Vine“换命”满血复活

来源:腾讯科技2020-02-23 10:27:58

2019年,全世界最火爆的移动应用是什么?毫无疑问是短视频,各种“当红炸子鸡”短视频APP让智能手机用户到了痴迷上瘾的地步,更多的风险投资、创业者正在涌入短视频行业。

据国外媒体报道,短视频的鼻祖其实是美国的Vine公司(这也是APP的名字),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短视频火爆的今天,这个APP早已经被关闭,现在是不是应该让Vine满血复活呢? 至少和Vine的一个创始人是这么想的。

据国外媒体报道,Vine是2012年推出的一款短视频软件,然而,随着短视频的诞生以及后来的流行,Vine却死掉了。这样的情况甚至让一些没有用过Vine的人都感到十分困惑(这也证明了Vine曾经具有的广大影响力)。

安乐死

Vine发明的短视频,把普通老百姓变成了其他短视频平台上的明星。它的音乐奇思妙想影响了音乐产业。它培育了移动互联网的模因文化(即模仿),这种模因文化如果不是在其他平台上流行,可能会被Vine公司内部笑话。

Vine被规模大得多的竞争对手模仿,最终成为一个更强大的短视频软件和产业的模板。它在2016年宣布的结局是一个混乱的结局:它的母公司推特(Twitter)是否对Vine管理不善?Vine没有支持最受欢迎的用户吗?它的新奇感消失了吗?还是所有所有以上的原因都有?

推特在其他竞争对手产品还没来得及杀死它之前就对Vine实施了安乐死,让Vine的短视频明星和他们的粉丝们散去。像TikTok这样的短视频软件都要归功于Vine,但没有一个提供任何像连续性这样的东西,这让一些Vine用户觉得互联网上仍然缺少一些东西。

重生

“这个想法是为了让人们回忆起关于Vine的事情,即使它不一定是Vine曾经的样子,”Vine的创始人霍夫曼(Dom Hofmann)在电话采访中说。他的短视频新软件Byte于今年1月发布。

除了六秒钟的循环视频之外,Byte的设计大量引用了Vine的特色,它有一个熟悉的搜索和发现页面,甚至对评论者有相同的提示:“说点好听的。”

像我们的手机一样,今天视频变得更高了;就像我们的手机摄像头一样,它们也更清晰、更逼真。33岁的霍夫曼说:“如果你让Vine恢复到它关闭时的样子,今天,人们会感觉它很过时。”

相反,Byte感觉就像一个致敬作品。它有精简的创作工具,没有视频特效,没有音乐整合,以及包括一些回归的Vine忠实粉丝。Byte的短视频在主题和风格上倾向于依赖于在Vine上有效的东西:喜剧搞笑视频和循环播放特色。

很明显,它感觉不像是新的视频软件,尤其是TikTok,这是当下一个很流行的短视频软件,至少在大众的想象中,TikTok是Vine事实上的替代品。

TikTok支持更长的视频,不太依赖简单的粉丝关注模式,而是采用主动和不透明的推荐。它装载了一套不断变化的创作工具,鼓励用户录制歌曲,重复其他用户的内容,并参与挑战、标签和趋势。

TikTok的界面看着很繁杂,反馈也很稳定。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TikTok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创作者明白他们可以快速获得吸引力,至少现在是这样。(它还得到中国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公司的支持,后者在竞争对手平台上投入数亿美元用于广告。)

Byte没有“字节跳动”(Byte意思是“字节”),霍夫曼也是该软件的主要程序员之一,他形容这个团队和业务规模很小。

在它公开上市的那一周,Byte一度是软件商店中下载量最大的软件,下载量突破了100万次。决定给Byte一个尝试机会的TikTok用户可能会发现它很乏味、功能太简单,甚至有点过时。对于以前的Vine用户来说,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在Byte上多停留一会儿,看看其他人会拿出什么样的短视频内容,然后再决定是不是长期使用。

随着下载量激增,一些人开始注意到了Byte,开始对短视频发出大量的评论。视频创作者面对大量的、基本上无所适从的观众,开始想办法在这个空间里做些什么。

一群核心的早期用户开始工作,频繁发布短视频,尝试新的东西,找出什么是有效的短视频,什么是可行的。

视频红人

埃里克·邓恩也在其中。他在大学时加入了Vine。在他发表第一个短视频四个月之后,他就拥有了一百万的粉丝。他成为了该平台的早期明星之一,制作了数百个搞笑视频,并为他的娱乐生涯奠定了基础。

在Vine倒闭后,一些最著名的视频红人去了YouTube。不过,邓恩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了Instagram、体育媒体和模特行业。

他对TikTok感兴趣,在那里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粉丝队伍,但他不完全确定如何和这些粉丝交流。(比如,现年27岁的邓恩说,“每个粉丝似乎都在上高中。”)

他很高兴听到Byte问世的消息。“我今天做的所有事情都是Vine的直接结果,”他说。“我一直在等待这款软件发布。”

在Byte的早期用户群中,邓恩注意到了一些以前的Vine用户。还有一些视频作者在他们的介绍中列出了Instagram、TikTok和YouTube等自己活跃的平台。还有一些人只想在Byte发布视频。

“我认为和过去相比没有什么变化,”邓恩说。他的Byte短视频和过去Vine的内容没有太大差异,“我想我正在从停下来的地方继续前进。”

即使如果Byte有一天获得成功,这也需要时间。在经历了早期的热度爆发后,Vine用大约一年的时间来搞清楚自己,再花一年的时间来真正实现它的跨越。自从Vine被关闭后,视频用户的智能手机变得更加拥挤(视频平台可选项更多),注意力也更加分散。

然而,更重要的是新的视频创作者如何看待这个平台。Vine在与一些最大的明星的冲突中度过了最后的几年,从未想出如何帮助他们赚钱。

“人们只是忘记了Vine,搬到了TikTok,”弥赛亚·德·阿古斯说,他加入Vine时还是个7岁的孩子,现在已经13岁。

创收

相比之下,Byte直接向人们推销自己,它希望人们能在这里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内容。该公司计划开设一个合作计划,该计划目在早期将把100%的广告收入分配给视频作者。

“我保证当Byte开始向视频作者付费时,每个人都会立即转向这个软件,”阿古斯说。

几个月来,Byte一直在公共论坛上征求用户反馈,解释对平台的一些小改动。

在这些论坛上,过去五年的视频市场变化最为明显。如果说Vine当年努力想出如何对待一个新生的视频作者群体,那么现在Byte面对的行业中,视频作者已经是一个固定的职业,专业的制作者会对平台提出一长串要求。

现在,Byte的早期作者们开始讨论关于最大化观众参与度的技巧,并分享关于何时发布以及发布什么视频的建议。他们注意现在有一些视频作者构建了“用户交互小组”,比如相互转发视频、进行影响力的交易,他们要求公司进行干预。

比如一个Byte用户在论坛上表示,称一些视频作者正在模仿TikTok上的流行内容,这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一些视频作者担心他们的用户交互指标,这些指标下降了,但在早期的兴趣热潮过后开始稳定下来。霍夫曼发现这些视频作者的反馈很有帮助。

“这当然令人惊讶,”他说。他指出,目前还没有一个受欢迎、可持续的短视频平台来支付短视频创作者的费用,与五年前相比,现在知道创作者们所担心的是什么显然是有价值的。

他说,Byte平台上表现出未来发展前景的一些视频作者,他们并不十分关注指标和增长策略,尽管他们当然偶尔也关心这些东西。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Byte是一个我们要么喜欢要么忽略的软件。对一些人来说——它所需要的视频创作者——这是一种奇怪的新赌注,在一个仍在建造的办公室里,这份工作可能很好,也可能不存在。(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责任编辑:詹哲

标签: 视频 Vine 短视频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