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招募房地产老将担任新CEO 本月18日上任

来源:腾讯科技2020-02-02 15:47:51

去年,美国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上市失败,公司估值暴跌了九成,这成为全球科技行业历史上没有过的标志性事件,日本软银集团和掌门人孙正义的投资神话彻底破产,WeWork的上市灾难也在全球新创科技公司和风险投资公司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促使行业更加看重盈利模式,而不是表面的概念或者故事。

目前,已经是软银集团子公司的WeWork正在进行重组。据外媒最新消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WeWork正计划任命商业地产公司布鲁克菲尔德地产(Brookfield Properties)的零售业务负责人桑德普·马思拉(Sandeep Mathrani)担任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

据国外媒体报道,马思拉将会取代WeWork公司现有的两位联合首席执行官——阿迪·明森(Artie Minson)和塞巴斯蒂安·冈宁汉姆(Sebastian Gunningham),他们于9月份接替了WeWork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作为WeWork重组过渡期间的掌门人。纽曼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战略使该公司去年濒临财务崩溃,并且遭遇了上市灾难。

据报道,马思拉的首席执行官任期定于2月18日开始,这将是WeWork在快速增长但竞争激烈的共享办公空间市场中努力建立一个能够维持自身的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马思拉在白领社交网络LinkedIn的个人页面显示,他自2018年8月以来一直担任布鲁克菲尔德房地产公司零售部门的一把手。目前,美国多家权威媒体报道了WeWork将邀请马思拉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消息。

任命一名经验丰富的房地产高管清楚地表明,WeWork正在调整联合创始人纽曼建立一家庞大公司的战略,这一发展战略的崇高目标包括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纽曼一直推动WeWork,就好像它是一家开创性的科技公司,致力于颠覆行业。然而在现实中,纽曼的梦想最终变成了空想。

WeWork在去年九月份撤回了备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WeWork的最大外部股东日本软银集团在去年10月份同意救助该公司。软银高管克劳利(Marcelo Claure)成为WeWork的执行董事长,并一直在监督该公司的改革重组,包括从某些市场撤出、出售非核心业务以及寻找新的融资方式。据悉,在任命新的首席执行官之后,克劳利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长的职务。

迄今为止,马思拉没有回复新闻界的置评请求,他面临着一些令人生畏的挑战,尤其是要让企业客户填满WeWork预计在今年将开放的所有写字楼地点。该公司表示,今年将开放600个共享办公空间,几乎是其现有网络规模的两倍。

商业地产行业的高管们表示,马思拉可能与大型房地产公司和房产持有人关系密切,随着WeWork的重组,这些人脉关系可能会很有用。

克劳利在去年12月接受美国一家权威媒体采访时说,WeWork可能会寻求与一些地方的写字楼业主重新谈判租赁事宜。“我们对房东很坦诚,如果事情不顺利,我们肯定会和房东谈谈,”克劳利说。“很快就会有一些这样的事情发生。”

商业地产高管还表示,马思拉在零售方面的经验可能对WeWork公司特别有价值。在零售业,管理层的目标是创造顾客希望继续回到的地方。如果WeWork公司的企业客户在某个写字楼停留的时间更长,该公司将从中受益。该公司商业模式的一大弱点是,它从房东那里租赁写字楼的时间远远长于企业客户在WeWork场所租赁办公室的时间。

商业模式质疑

WeWork招募一名房地产行业的高管担任首席执行官,这也证明之前美国资本市场对于该公司提出的质疑。在上市之前,WeWork在和投资机构接触的过程中,爆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投资机构发现,WeWork公司内部管理十分混乱,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纽曼大权在握,任人唯亲,他制定的政策甚至可以在他去世之后,让其他亲友继续掌控公司,纽曼制定的企业文化也存在自己为所欲为的问题。

另外,投资机构认为WeWork长期亏损,缺乏盈利模式。实际上,在获得软银集团等股东的投资之后,WeWork进行了胡乱扩张,比如入股了一家泳池造浪设备制造企业,甚至在纽约市开办了一家贵族私立学校,一些业务扩张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美国资本市场也认为,WeWork并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仅仅是披着科技外衣的传统业务公司,该公司从事的写字楼二房东业务,目前在美国房地产市场有许多公司在经营,而这些公司的估值都要比WeWork低得多。换言之,WeWork没有资格享受到科技公司的高估值。

根据其商业模式,WeWork从写字楼业主签署办公空间租赁协议,然后对写字楼进行隔断、装修和翻新,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租给个人和公司。这种类型的房地产业务发展迅速,因为它允许客户以比传统租赁更短的时间租赁。纽曼曾试图赋予该行业一种特殊的吸引力,称它在工作场所产生了一种工作社区的意识,这种意识将推动创造力,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意义。比如在这些办公场地,WeWork提供咖啡厅等场地,希望促进办公群体之间的交流。

软银重组

软银已经同意向WeWork投入超过60亿美元的新资金,希望这笔融资能给该公司提供喘息空间,以建立可持续的业务。目前的WeWork需要投资,因为随着它的迅速扩张,它花的钱远远超过它所吸收的融资。

今年1月,WeWork表示,它已将其在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ing的少数股权出售给Wing的一批新的和现有的投资者,Wing是一个女性工作和社区空间的集合。WeWork还宣布将Teem公司出售给iOFFICE公司,Teem是一家开发共享办公空间软件的公司。WeWork没有透露交易的财务条款。

据报道,软银集团计划一共出资大约100亿美元,完成WeWork剩余股权的收购以及提供更多发展资金,目前软银已经成为WeWork的直接母公司,正在帮助该公司完成重组。

在过去几个月,WeWork已经进行了大规模裁员,从全球一些城市退出,另外开始剥离非核心业务,回笼一些现金。不过,日本软银集团的投资和拯救计划也引发了一些华尔街分析师的非议,认为软银集团继续在一个糟糕的业务中浪费宝贵的现金。

人选搜罗

消息人士称,新任首席执行官的搜索是由WeWork公司董事会来完成的,并没有邀请外部猎头公司。最初,他们也曾经考虑雇请猎头公司来帮助搜索。

马思拉在房地产行业拥有资深的经验,在担任布鲁克菲尔德房地产公司零售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之前,他是包括沃纳多房地产信托公司在内的房地产公司的一把手。

目前,布鲁克菲尔德公司拒绝置评。该公司在12月初宣布马思拉将离开布鲁克菲尔德,他的最后一天工作时间是1月31日。

全球影响

WeWork的上市灾难在全球科技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全球风险投资公司对于科技公司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更加重视公司的商业模式、盈利时间表,以及创始人团队的公司治理能力。

风险投资行业对于软银集团过去的投资风格提出了抨击。过去软银集团和孙正义在发现一些有潜力的科技新创公司之后,往往会给出十分慷慨的估值(远远高于上一轮投资的估值),并且投入数亿美元的资金,获取一到两成的股权。之后,软银集团将会深度干预新创科技公司的业务,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市场扩张、业务扩张。

风险投资公司指出,软银集团的投资风格,导致科技公司创始人在充沛的现金面前失去了理智,他们开始进行盲目的业务扩张、用对消费者的补贴获取市场份额,甚至进入毫不相关的其他领域。

去年,美国一些新上市科技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大幅暴跌,主要是那些过去被行业看好、但是迟迟无法实现盈利的公司,最典型的代表是美国两大网约车巨头Uber和Lyft公司。网约车发明人Uber也曾经在欧洲等地被认为是传统出租车公司,而不是什么科技平台公司。

在风险投资机构态度变化的情况下,全球科技新创公司也在调整战略,放慢业务扩张的步伐,更加重视营收模式的构建,早日实现盈利。

对于软银集团来说,WeWork并不是第一次爆出问题的被投资公司。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软银旗下的多个被投资公司爆出了大裁员、业务关闭等消息,比如一家用机器人制作披萨、进行配送的公司关闭了披萨业务,转型包装材料领域,另外软银集团以亏本的价格推出了一家遛狗服务公司。

外界指出,软银集团在全世界的许多公司也面临严峻运营问题,估值可能也会大幅下跌。

另外,软银集团过去在大规模投资之后,往往会撮合被投资公司进行收购兼并,从而在行业内获得更高份额,比如Uber在中国、东南亚等地区退出了网约车市场,将业务卖给了同样是软银集团持股的竞争对手。

最近有消息称,作为Uber大股东的软银集团曾经撮合该公司和美国一家餐饮外卖公司(软银也是股东)进行合并,但是最终未能成功。

责任编辑:刘青松

标签: CEO 软银 WeWork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