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的2019 中国科技创企告别烧钱时代!

来源:凤凰科技2019-12-25 12:03:46

北京时间12月25日消息,联合办公空间WeWork的首次公开招股(IPO)失败,标志着科技创业公司在上市前依靠烧钱壮大业务的日子已经结束。这一策略上一次被使用,还是在20年前的硅谷互联网泡沫时代。

对于一些中国创业公司来说,所谓的“闪电扩张”(blitzscaling)策略是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尤其是在团购、网约车领域拼杀的公司。在这些竞争高度激烈的市场,他们需要利用现金奖励来吸引顾客。

艰难的2019

然而,一切在2019年戛然而止。2019年将被中国科技创业公司铭记,因为这是他们所经历的最艰难的年份之一。在经济增长放缓和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影响下,中国风投市场在2019年不断萎缩。

创业公司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公司在2047轮融资中筹集了356亿美元资金,较上年同期通过2795轮融资筹集的934亿美元下降62%。

作为中国科技界最活跃的投资者之一,腾讯控股公司在完成了去年的投资狂欢后显著收缩了今年的投资规模。中国研究公司IT桔子的数据显示,腾讯今年参与了全球108笔投资交易,比2018年的162笔下降了33%。

在最新一波科技泡沫破裂后,有着“中国WeWork”之称的优客工场正艰难维系着在美上市计划。和WeWork一样,优客工场通过持续投入来获取更多联合办公空间,以壮大其业务。招股书显示,截至9月份的今年前9个月,优客工场净亏损5.728亿元人民币(约合8138万美元)。

自招股书公开后,投资者质疑优客工场估值虚高。花旗集团和瑞士信贷也因为估值分歧退出了优客工场的IPO承销队伍。路透社称,优客工场在2018年融资2亿美元时的估值为26亿美元。

WeWork、优客工场这样的联合办公空间以及ofo等共享单车都是创业公司利用烧钱换增长的典型例子,像极了硅谷当年经历的互联网泡沫,那时投资者更关注发展势头而不是利润。

然而,随着风投市场降温,这种商业模式越来越不受待见,因为投资者现在更青睐现金流和利润更充裕的创业公司。

“那种把烧钱和快速融资视为竞争优势的投资者即将消失,”祥峰投资合伙人刘根平表示,“所有投资者正变得更加理性,更加关注运营或财务单位经济效益,以减少浪费专注于回报率。”

ofo、锤子倒下

2019,中国科技创业公司经历了艰难的一年。一些曾经被视为前景广阔的知名创业公司“跌落凡间”,包括ofo、深圳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星行科技(Roadstar.ai)以及小众手机制造商锤子科技。ofo正在艰难维持生存,星行科技进入破产程序,锤子则把部分业务出售给了字节跳动公司。

锤子创始人罗永浩曾经吹嘘自己有朝一日可能将收购苹果公司,但是现在因为债务问题登上了“老赖”名单,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以及任何高消费。不过,罗永浩在本月初的发布会上表示,自己已不在限制消费名单上了。

罗永浩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的文中称,他额外筹集了数千万元以帮助公司度过最艰难时期。锤子随后向字节跳动出售了一组专利,并向后者转移了部分员工,以度过财务困难期。

“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罗永浩称。

最坏的还在后面

然而,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最坏的可能还在后面。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上周2019年世界浙商上海论坛年会时表示,2019年很不容易,但是,做企业的知道每一年都不容易。

马云还表示,世界正在进入巨大的变化之中,中国经济也面临巨大的调整,只有改变自己,才能适应这种调整,这可能还是“不容易的开始”。

在这个资本市场的“不满的冬天”,最新一个“伤者”就是淘集集,这家电商创业公司曾经被标榜为拼多多的挑战者。拼多多CEO黄峥在10月份对员工表示,公司的真实支付商品交易总额(GMV)已经超越了京东。

在烧光了数百万美元资金后,淘集集在12月宣布破产。淘集集的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俄罗斯风投公司DST和美国老虎基金。

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微博上发表的公开信中称,宣布破产是因为公司在过去两个月内无法筹集到新资金。“我的唯一动力就是争取机会让公司生存下去,尽可能的削减亏损,”他说,“很抱歉合并尝试未能成功,我让大家失望了。”

张正平表示,淘集集破产的主要原因就是现金流问题。“我和团队将竭尽全力偿还债务,希望有机会再次开办新公司。”张正平称。目前为止,张正平还没有和罗永浩一样登上老赖名单。

祥峰投资合伙人刘根平认为,资本寒冬对消费者领域的影响最大,因为一些企业的商业模式依靠的是高额补贴,这些资金来自大势投资者(momentum investor),这些投资者害怕错过下一个重大趋势。

“这种走势整体来说是积极的……创业公司估值不会被非理性投资者不合理地推高,创业者会被鼓励关注业务基本面,而非夸大的指标。”刘根平表示。

在WeWork放弃了备受期待的IPO后,其估值已降至80亿美元,还不到曾经最高达到470亿美元的五分之一。一些已经上市的“独角兽”也令人失望,包括小米集团、网约车公司Uber在内的知名公司的股价依旧低于IPO发行价。

渶策资本创始人合伙人、前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表示,标志性案例会在资本市场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想象一下,在投入了这么多资金,而且下调估值后,一些公司仍然无法成功IPO,”胡斌称,“这种(失望)情绪会首先影响专注于后期投资的私募股权公司,然后再蔓延到早期投资私募股权公司和后期风投公司。”

漫长的寒冬

胡斌认为,能够在资本寒冬生存下来的将是那些拥有足够现金击败对手的创业公司。“现金流将是创业者的重中之重,他们需要做好无法在未来两年筹集到资金的准备。”他说。

确实,分析师们相信资本市场可能经历一个漫长的寒冬。“风投资金此前在中国和美国达到了创纪录高位。由于投资者获得的回报低于预期,中国的风投资金规模已经下滑,美国也很可能会出现下滑。”独立科技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杰弗里·芬克(Jeffery Funk)表示,“恢复可能需要多年时间。”

不过,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认为,面对最糟糕的日子,创业者不应该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即只追求利润。

“之前追求的全是业务规模,现在要的全是利润,这都不对,从中找到平衡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弄清楚如何在扩大规模和保证利润上达成平衡。”蒋毅威称。

21世纪10年代初,美团击败了数百家其他团购网站,并最终与最大对手大众点评合并,成为如今的外卖和按需服务巨头。按照市值计算,美团已经超越了百度成为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

“大量资本涌入了本不该有这么多投资的领域。资本驱动法只适用于特定行业,”胡斌表示,“成功更多的取决于业务属性、每家公司管理的好坏。”(作者/箫雨)

责任编辑:马凯

标签: 锤子 优客工场 ofo 创企 科技创企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