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陨落启示录:社交电商红利已过 需提高造血能力

来源:蓝鲸TMT2019-12-10 10:24:10

社交电商新贵淘集集,生于2018年8月,卒于2019年12月。

今年10月以来,经历拖欠商家货款、谋求业务重组等风波的淘集集力推重组自救,可惜,两个月后还是未能如愿。12月9日,淘集集创始人兼CEO张正平发布公告中称,本轮并购重组因资金未能如期到账而失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从异军突起到陨落,淘集集只花了16个月时间。当前的关键问题是,淘集集宣告破产后需要面对和解决哪些问题、淘集集员工及商家的境遇究竟如何。从长远来看,其发展轨迹究竟能为社交电商剩余玩家带来何种启示,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员工11月工资无法发出,已成立善后处理小组

据记者了解,淘集集总部已经被贴封条,公司对员工进行了“清场”,几乎都处于“被离职”状态。另据媒体报道,淘集集内部员工表示,此前27楼员工已经全部通知休假,只有26楼部分员工负责接待,听到公司破产的消息也很惊愕,目前公司共有406名员工。

日前,蓝鲸TMT记者独家获悉,淘集集创始人兼CEO张正平于12月8日发布全员邮件称,11月员工工资未发放,接下来公司会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主要由HR负责跟进员工的离职办理、社保问题解决、个人物品拿取等事情。

淘集集方面相关人士对记者确认了此事,不过对于具体细节,该人士表示并不知情。记者致电张正平试图了解更多信息,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据了解,张正平在全员邮件中表示,公司有为员工预留11月工资,但由于11月28日支付宝账户被冻结,导致11月29日工资和社保无法发出,目前只能由员工自己缴费,实操问题将由善后处理小组协调。

他同时强调,11月工资目前因账号冻结无法发放,但公司会尝试其他努力,哪怕走到破产清算,也会优先结算员工工资。这样工资预计不会少发,只是会很晚。

不过,在深陷泥潭的情况下,淘集集员工最终能否拿到被拖欠的工资存疑。有不愿具名的人士指出,这或许只是淘集集安抚员工的权宜之计。“不管是对员工还是商家,淘集集给出的解决方案几乎都很少考虑他们的切身利益和诉求。”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淘集集曾被曝拖欠员工工资。今年10月,蓝鲸TMT记者曾接到一位自称是淘集集的推广主管控诉,称淘集集存在延迟发放员工工资的情况。彼时,淘集集方面相关人士并未正面否认此事,只是回应称,员工工资为分批发放,其并没有听到任何欠薪的信息,上述情况或属个例。

商家讨债无门,陷入“维权难”困境

除了员工,在淘集集事件中受损更大的商家群体也值得关注。

蓝鲸TMT记者获悉,近两日,有不少此前已签过重组协议的商家再次前往淘集集总部讨债,但该公司已“人去楼空”,到访人员均被安排在一楼等候,目前这部分商家无法与淘集集方面取得联系。

另有一批商家前往淘集集主体公司所在地上海静安区,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帮助。不过目前这部分商家的维权进展也并不顺利,正面临着维权难、讨债无门的困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指出,淘集集启动破产清算程序后,被欠款的商家通常只是普通债权人,在淘集集支付完税款、员工工资及补偿金、清偿完优先债权之后,与其他普通债权一起按照比例清偿,具体获得清偿的比例现在难以确定,但肯定很不乐观。

赵占领进一步指出,如果淘集集未能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商家还可以起诉,但是淘集集的账户已经被多次冻结,商家能否拿到钱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激进烧钱耗尽家底,造血不足致陨落

据记者了解,其实早在今年8月,就有知情人士在微信群中反馈淘集集回款较慢的问题,但当时未引起过多关注。

10月以来,淘集集的资金危机开始发酵,其官方微博接连发布多则公告,从指责“有不明身份人员假冒淘集集商家并发布不实言论及视频”,到透露淘集集将与国内大型机构进行业务重组,再到承认公司因亏损获客而面临危机、公司CEO公开致歉,该公司的经营困局才逐渐受到重视。

对于淘集集陷入资金困局的原因,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根本原因在于社交电商红利已过,行业进入洗牌期。他认为,拼多多率先上市后可谓“一枝独秀”,加上“百亿补贴”+“天天领现金”等策略,快速拉高拼购类电商获客成本。在这种激烈竞争的局面下,中小社交电商自然无以为继,“丛林法则”导致优胜劣汰。

而从经营层面看,由于其在市场培育前期“烧钱”过度,平台自身缺乏盈利能力,加上平台模式雷同缺乏差异化优势,对用户缺乏持久吸引力,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持续。此外,经济大环境下行风险加大市场“恐慌心理”、缺乏新的风险投资“接盘”也是淘集集破产的重要原因。

温州电商私圈创始人马凯跃则认为,淘集集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交电商平台,如今其走向破产的局面完全与张正平的个人决策有关。对社交电商平台而言,战略性亏损换增长的方式已走不通,每个平台不能有过大的经营性亏损,自身没有造血功能,最终没有办法长远。

多次更改重组条款仍难自救

随着资金危机不断发酵,淘集集一直在全力推动业务重组以自救。蓝鲸TMT记者曾多次独家获得淘集集为商家提供的解决方案及相关调整信息。

10月13日,淘集集为商家提供了一份《债权重组协议》,计划在收到重组方支付的收购价款后一个月向供应商偿付20%债务,剩余80%的债务则延期至淘集集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偿还。但该方案遭到商家反对。

随后,淘集集对于该协议的细节进行了多处调整,除了首批20%债务的偿付时间提前了五个工作日外,剩余80%的债务也被分为两个批次推进:当淘集集与重组方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15亿美元时3个月内兑付10%;剩余70%则在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3个月内兑付。

同时,淘集集还新增了一个债转股方案,按照淘集集5.5亿美元的估值将商家所欠货款的金额转为对淘集集享有的股权。鉴于商家人数较多,依据中国法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上限为50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人数上限为200人,商家需要同意其股权由淘集集实际控制人张正平代持。

10月18日,蓝鲸TMT记者又独家获悉,淘集集方面再次对债务重组协议进行调整,降低了首批还款比例。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淘集集方面提出,对于在10月20日24点前未签署重组合同的商家,首批到账金额条款将从20%降至15%。

次日,淘集集便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平台已完成35%的重组协议签约率。10月23日,淘集集方面对记者称,目前平台商家重组协议的签约金额已超过51%,满足了资方对投资淘集集提出的要求;10月31日,淘集集方面又宣称公司已收到资方书面TS,并签订了投资意向书,重组之路似乎一片坦途。

可惜,如今看来,这究竟不过是梦一场。

责任编辑:马凯

标签: 电商 红利 社交电商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