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orld 2018前瞻:虚拟化颠覆云应用生态系统

来源:至顶网2018-08-16 11:58:13

平台虚拟化一般是涉及抽象应用对硬件资源的访问,例如计算能力、存储驱动器、随机存取内存和I/O带宽。

下一步的演进是向堆栈上层迁移,虚拟化了应用对软件资源的访问,尤其是运行时引擎、算法库和功能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在云原生的世界中,IT专业人员采用容器化和无服务器技术的惊人速度就是最好的例证。

特别是Kubernetes,它是平台向软件堆栈上层虚拟化的趋势的一个关键。Kubernetes支持跨多个生态系统的容器化微服务的开发、部署、编排和管理。因此,Kubernetes是新一代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存储和数据管理、在跨云虚拟化硬件平台上运行的其他云原生服务的基础。无服务器作为一种越来越流行的方法,通过轻量级的、以事件驱动的、无状态接口使程序员可以访问容器化的服务。

Kubernetes是厂商打响云之战的第一线,公有云提供商们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在这项开源技术上。AWS、微软、谷歌和IBM都有各自的Kubernetes引擎,还有红帽和思科等公司。在这个不可阻挡地转向公有云的行业中,VMware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将自己的云应用生态系统产品与AWS、微软、谷歌和IBM等合作伙伴的产品区分开来。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内,VMware面临着两大挑战:

与其公有云合作伙伴的各种Kubernetes发展方向保持一致:作为公有云提供商的卓越合作伙伴,VMware必须继续强化自己的平台即服务产品,并将这些产品提供给那些在AWS EC2等合作伙伴环境中运行VMWare Cloud管理程序技术的客户。这就解释了为什么VMware在去年公布与AWS合作之后推出一系列与大数据分析、应用和工作负载迁移、数据压缩和保护、DevOps和故障排除相关的平台即服务产品。

构建具有差异化的Kubernetes平台,让其合作伙伴在这个平台上蓬勃发展:VMware还必须提供一个分布式的应用服务环境,让ISV和其他合作伙伴可以通过他们自身的开发、分析、网络安全、工作负载管理和其他产品向这个环境中增加更多价值。否则,对于像Rackspace这样的VMware合作伙伴来说,如果这么做会限制他们为更广泛的客户生态系统服务的机会,那么他们就可能看不到将自己与VMware保持一致的价值。他们的客户正在将堆栈向上迁移到Kubernetes、无服务器技术、以及其他下一代云原生的应用服务——例如AWS、Microsoft Azure、Google Cloud Platform、IBM Cloud等。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去年VMware宣布与AWS达成合作伙伴关系的时候,会有一些合作伙伴存在疑虑。

VMware并没有放松继续加强与领先公有云提供商进行整合的意图,而分析公司Wikibon预计VMware会在8月26日至30日美国拉斯维加斯即将举行的VMworld 2018大会上发布更多关于这些方面的公告。但同时VMware也专注于增强自身多云的Kubernetes环境,以便不会在其公有云合作伙伴中孤立,有助于确保自己的应用级解决方案及其合作伙伴的解决方案能够覆盖所有私有云、公有云、混合云和多云的场景。为此,VMware在过去一年中发布了两个与Kubernetes相关的重要公告,而且很可能会进一步加大这方面的投资,以便在未来抓住应用生态系统带来的机遇:

推出了核心的多云Kubernetes引擎:今年VMware今年推出了Pivotal Container Service(PKS)。这项托管服务支持新的Kubernetes 1.11版本,支持在公有云和私有云环境中创建和编排软件容器。6月,VMware增加了旨在提高开发人员工作效率的PKS功能,并加入了Kubo开源代码,以及解决如高可用性、管理和运营、网络和安全等IT管理要求的增强功能。目前在1.1版本中,PKS让企业能够将应用迁移到或者迁移出VMware Vsphere,以及从Google Cloud Platform迁移出来,此外还与VMware的Log Insight产品集成,通过智能数据标记实现的可追溯性和监控功能,让用户对PKS上运行的容器有更高的可见性。此外,PKS还集成了VMware的开源Harbour容器注册表,该注册表支持容器映像的安全管理和部署。

推出了多云的Kubernetes即服务产品:VMware还将Kubernetes容器编排功能引入了多个公有云平台,宣布推出了新的VMware Kubernetes Engine测试版。该服务是对PKS的补充,目前仅在AWS上(在本机EC2实例中)提供,但很快也将在微软Azure和其他第三方云环境中运行。这项通过VMware Cloud Services产品组合提供的服务,可通过改进的负载均衡、系统管理和安全性来管理多个Kubernetes集群。它持续地评估Kubernetes集群的安全性、健康状况和规模,并修复与用户管理的策略和服务级别协议存在的任何偏差。它还为DevOps管理员提供了一组可供选择的预配置“智能集群”类型,其中包含50多种不同的配置,以便将Kubernetes和AWS的集群管理安全性、可用性、存储管理和其他最佳实践作为一个简单的选择,满足你的服务等级目标。

利用自身在虚拟机管理程序市场中的安装基础,这对于VMware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特别是VMware在向堆栈上层迁移,迁移到基于Kubernetes的云应用服务。VMware作为第一家虚拟化x86架构的、商业成功的公司,以20年前开创的虚拟机管理程序技术作为基础,已经构建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平台虚拟化业务。然而,VMware的核心市场是其公有云和混合云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AWS(AMI、KVM和Xen)、微软(Hyper-V)、谷歌(KVM)、IBM(PowerVM)、Oracle(VM Server)和Red Hat(KVM)。

为了确保这些Kubernetes新功能成为自己旗舰虚拟机管理程序平台的一个透明插件,VMware今年早些时候升级了vSphere Integrated Container Platform,以加速部署和简化在VMware旗舰vSphere虚拟化平台上运行的虚拟机上的容器管理。该平台允许IT管理员通过vSphere Web Client监视和管理这些容器,控制虚拟容器主机以创建和控制容器服务,提供对Docker API的访问,可以保存从Docker Hub下载的容器映像,并支持直接从vSphere客户端界面创建和删除虚拟容器主机。

由于VMware为现有的虚拟机管理程序客户提供了将虚拟机带入容器世界的工具,因此VMware还架起了一个通向其堆栈的桥梁,以确保开发人员可以通过无服务器接口使用VMware的应用服务。因此今年早些时候,VMware发布了Dispatch——这是VMware在2017年Vmworld大会上公布的一个开源无服务器框架。Dispatch是一个管理无服务器应用的框架,通常是无状态、事件驱动的且轻量级的。Dispatch提供的工具和服务,可在运行Kubernetes的任何环境中部署和管理生产就绪的无服务器应用,包括但不限于VMware自己的Kubernetes引擎。

VMware致力于通过与开源社区的合作来增强和发展Dispatch,Wikibon预计今年VMworld上也将有这方面的发布。VMware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博客文章中称,未来计划将自己的界面与一个或多个第三方功能即服务环境进行整合,包括可能的公共云服务产品如AWS Lambda。

当VMware试图向应用堆栈上层发展并与大型公有云厂商展开竞争的时候,VMware需要超越简单地通过容器和无服务器来虚拟化微服务,如果VMware想要所有大型公有云提供商都提供的那种核心,就还需要:

向端到端的混合云产品组合中增加管理有状态容器和事务语义的功能; 添加对开源Istio服务网状微服务管理架构的支持,该体系架构在IBM和Google等公有云厂商之间正在开始崛起; 通过AI驱动的混合云管理工具,对越来越多的端到端平台管理实施自动化,在虚拟机管理程序层面、在容器层面和在无服务器层面; 将无服务器接口连接到Kubernetes编排的微服务,以实现轻松的、轻量级的开发; 收购或者自己开发下一代数据平台,可能基于区块链的; 提供更多以合作伙伴为中心的解决方案加速器,而不仅仅是多年来一直向产品组合中添加的网络安全和工作场所转型产品,从而为自身的收入组合带来更多垂直行业解决方案。

诸如此类的战略性举措将有助于VMware实现多元化,超越目前对vSAN虚拟存储解决方案和NSX网络虚拟化产品收入的依赖。如果VMware不继续投资这些领域和其他应用生态系统平台的话,将面临着落后于公有云厂商的风险。

责任编辑:夏逸麟

标签: 应用 颠覆 系统 前瞻 生态

相关文章

要闻

原创

最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