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与焦虑共生 更以焦虑反抗平庸

来源:创事记2018-06-06 15:29:40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2008年,刚满30岁的傅盛离职,张颖看到这个消息,要来电话打了过去,俩人下午就碰了头。张颖建议傅盛去虎跳峡散散心,并邀请他到经纬做EIR(入驻企业家)作为创业前的过渡。

也是这一年,已无生存之忧,与运营商合作一个项目即有数千万的收入的UC,舍掉了现金流巨大的B端业务,全面发力C端用户市场。何小鹏说,“那个时候在现实的诱惑,以及曾经的历史投入下,你想放弃这个事情,真的舍,就是巨大的舍。”

李想则将这一年定义为“创业18年至今最为纠结的阶段”——彼时的汽车之家风头正劲,但被拖欠的广告费让他们陷入窘境,“大家都说李想是什么80后亿万富翁,其实狗屁都不是。”

刚刚加入京东仅仅一年,担任财务负责人的陈生强,正在帮助刘强东进行京东历史上最艰难的一次融资。

而后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他们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界勒石以记的代表者。

10年后,陈生强成为了京东金融的CEO,傅盛带领着猎豹all in AI,何小鹏和李想分别成立了小鹏汽车与车和家。

这四个“完整经历中国从PC跃迁至移动互联网”之人,如今正在各自做一件与过去10年截然不同的事情:他们选择抛弃过往的光环,开拓一个新的疆域——这种选择决绝而富有颠覆性,无疑是勇敢者的“纵身一跃”。

这是经纬CHUANG大会上,傅盛与得到App总编辑李翔,以及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等,一起分享了对自我颠覆和焦虑的看法,或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01

创业者的固执与变通

得到李翔:咱们迅速进入到干货环节,也就是进阶和焦虑,我们先聊进阶再谈焦虑。之前张颖的分享里面有一点,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创业者身上有一个特质,就是既固执,又灵活变通。很多比较成功的企业家、创业者,他身上难免会有固执的成分,自我会比较大,但是又需要不断地去突破固有的认知观念,因为这样才可以进步。

我想请五位分享一下,你们在这种既固执又要灵活变通的方面,有什么好的方法吗?去突破自我认知的极限,让自己不断进阶。

京东金融陈生强:我先讲一个例子,可能比较容易理解一点。实际上我最早是京东的CFO,后来做了金融,这是完全不同的行业。所以一开始,我在干这件事情的时候,首先告诉自己的就是忘掉自己以前作为财务的一些思考方式跟思考逻辑,同时忘掉自己做电商的那些思考,然后专注到金融行业本质。

它到底是什么?以金融行业本质作为一个核心的思考主轴,然后再把原有的很多看法、判断,加入到这个本质上面去。这样,你才不是按照原有的一个老的思考模式,而是去思考一个新的东西,完全在新的东西基础之上去加上自己的一些东西。

总结来说:

第一:先忘掉你自己,忘掉你以往的角色,忘掉你以往的所谓成功经验。

第二:遵照这个事情的本质,去看这里边到底有哪些东西,是我们所没有思考到的,没有想到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把原有的经验加进去,看到底对这个行业的本身,能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跟帮助。

第三:永远保持好奇心。需要去看所有新出现的东西,不管这个跟你现在的业务有关还是无关,就每年需要摄入大量的新的东西。

猎豹移动傅盛:我昨晚才从美国飞回来,一落地就直接赶过来了。经纬十周年的会很重要。

创业者的固执,是对卓越的追求。在经纬的活动之前,我参加了一个会,那个会让我大开眼界,我看到了比尔盖茨、贝索斯和巴菲特,听他们的分享。

100个人的会,我看见一个坐在第三排的老头,跟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子开了一天的会。我想这是谁啊,难道真的是巴菲特吗?后来确认真的是。

张颖刚刚讲的这10年,他们说的“赢”,对卓越的追求,对不断自我超越的追求,可能就是一种固执。这种固执可能是不能放弃的,一旦放弃去寻找平衡、随遇而安,可能就失去了自己最本质的一个特质。

变通同样重要。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如果你不能够开放地看待这个时代,用更大的格局去思考一些东西时,你会对很多变化无法理解,并在未来的道路上迷失。

我记得比尔盖茨在会上讲,这几年科技的变化让他非常激动。尽管战乱、贸易战等会让很多人焦虑。但是在他看来,这个时代一直是最好的时代,过去几千年的稳定度都达不到今天的水平。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下,要用变化、开放的心态拥抱世界的变化,去跟随新技术,是我们应该实现的变通。

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

小鹏汽车何小鹏:我觉得在不同的阶段,跟不同的方向,固执或者偏执,变通或者灵活,是要平衡的。比如说在互联网某些阶段,我认为可以固执一点。为什么?因为单点突破就够了。但是在硬件的创业,某些角度我认为要够系统,不是一两点能够强就行了,它需要很多点能够达到一个平衡才行。

如果从这两个方向来看,我觉得是有三个进阶的层面:

第一:大家对于新事物要保持热情,喜欢玩新的事情,喜欢去尝试新的事情。

第二:一定要跟跨行业、高段位的人去交流。他们是在不同的方向上做得很棒的人,所以他们给你的建议跟思考可以打开不同的窗。

第三:每个企业每一年要有一些自我颠覆的过程。比如说阿里巴巴每一年会有一个战略的研讨会,它会说什么是能够推翻我、什么是颠覆我的过程。如果你不通过这样的一些方式让我们企业自己去想这个事情,那你平常到细节里面,老是觉得我做得很棒,我进步很快,我比竞争对手还要强……你就会自大自满,所以变成了固执,所以我是站在不同角度看这个事情。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

车和家李想:首先最重要的在心里坚持的就是方向,方向怎么来坚持呢?就是站在一个更远的时间轴上来问自己的内心,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不停地问、不停地问,一直问到自己找到答案,然后把这个方向坚持下去。

在整个行进的过程当中,我们能接受变化和问题。每当有变化、有问题出现的时候,我都告诉团队说太好了,总算来了。为什么?因为我们坚持的这些东西,坚持的这些原则,要通过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迎接各种各样的变化,才会产生结果。

这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最终只有一件事情是最重要的,就是看我所带领的组织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当我们关注的是成长的时候,其他的东西都变得没那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因为痛而改变,会因为坚持而受益。

经纬万浩基:其实刚才听了几位的分享。我觉得固执这件事情,不是一件坏事,同时它跟学习变通是没有冲突的,这是我对一件事情的观点。

每一个CEO,他们有可能在执